优美都市小說 諸天苟仙 線上看-第六章臥龍鳳雛兩位人才讀書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每一个人都有童年阴影,不可战胜的大魔王,可能是川剧变脸的班主任,可能是笑眯眯让你跑一千米的体育老师,可能是父见子未亡,抽出七匹狼的老父亲,还可能是掏鞭炮炸粪坑,连炸十八村粪坑的熊孩子,亦有……
而洛风的阴影就是一个时而清纯可爱,时而妩媚动人的风小小。
同样是孤儿,同样是吃百家饭长大,风小小跟洛风不同的是,她有姓名,她姓风,这是幼童洛风所渴望的光明。
于是几岁的时候屁颠屁颠地跟在风小小身后,再风小小同意把风姓送给他当礼物的时候,更是敬若神明,于是洛变成了风洛。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风洛或许会成为风小小座下第一大护法,风家堂双花红棍。
精彩都市言情 諸天苟仙討論-第六章臥龍鳳雛兩位人才
幸运的是洛风生在一个美好的国家,九年义务教育将他与风小小从小混混的边缘拉了回来,从文盲的界限扯了回来。
再加上淳朴的邻居,友好大叔,热情大婶帮忙,半工半读下,风洛与风小小战战兢兢上了初中。
这个时候情窦初开,有了男女意识,即便有好感,男生也会故意和女生划开界限,并用拙劣方法欺负女生,想要以此女生的注意。
然而,风洛不同!
当时也不知道是脑子哪根筋抽了,在一个夜黑风高,寂静无人的夜晚,风洛拉着风小小在学校的操场,郑重地宣告:“风小小,老子要做你大哥!”
“老子以后叫洛风!”
最骚得是为了显示庄重,洛风耗费五元巨资买了一小把香,以及斩鸡头的鸡头,烧黄纸的黄纸,拍拍胸口,表示马上义结金兰。
我做大,你做小,从此有福共享,有难同当。
接下来的场面十分剧烈,不做过多描述。
众所周知,女性在发育期某一个节点要比男性强壮,碰巧那年风小小刚上初一。
╮(╯▽╰)╭
自从那一天起洛风想起了人类被蛮荒巨兽支配的恐惧。
时光悠悠,哪怕上了大学,风小小在人前亭亭玉立,清纯可爱,稍微打扮就是妩媚动人的女神。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苟仙笔趣-第六章臥龍鳳雛兩位人才鑒賞
可是在洛风眼中,这就是来自蛮荒远古时代的存在,不然无法解释她那一身的蛮力。
他是不会屈服大魔王的,洛风永远是洛风,绝对不能是风洛!
心中咆哮一句,拿起手机一顿嘴炮输出。
一顿输出之后,洛风迅速挂掉了电话,避免了电话对面输出回来。
心脏扑通扑通跳,仿佛干了坏事情的孩子,生怕被家长发现。
“等等?!”
洛风忽然眉头一皱,反应了过来,我已经成佛做祖,证道大罗了,怎么还怕这个小丫头!
不行,我得树立起自己的威严。
寓意深刻小說 諸天苟仙笔趣-第六章臥龍鳳雛兩位人才熱推
刹那间,天晴了,雨停了,洛风又觉得自己行了。
丝毫没有察觉,在悄然之间,冥冥深处,一道阴阳八卦轮转,浮现书图龟甲,黑白之点与阴阳五行之数交织错落,简单中透出复杂,泛起淡淡斑驳光辉,扰乱了天机,迷惑了心灵。
原本生性谨慎的洛风化身成为莽撞无比的风洛。
有诗名曰:
三花聚顶精气神,龙虎交汇金丹结。
若得莽怂二象性,方能长生证大道。
怂到极致便是莽,莽到极致便是怂,这可能就是莽怂二象性吧。
凝视即将爬到正中心的太阳,掐指一算,看了看手机时间。
【11:45】
骤然间,计上心头。儿时的梦想,希望假日慢一点,时间走慢一点。直到现在洛风才发现,只要胆子大,天天是放假。
洛风沉吟了许久,最终放弃,让太阳倒回去的决定。
回天返日,这种三十六天罡大神通,实在不适合用来摸鱼。
乱用这种影响极大的神通,会被无数时空的天帝谴责的。
《论如何正确使用摸鱼大法》—洛风著
(ˉ▽ ̄~)
掏出手机,打车。
车子飙起来的速度,可比御风而行快多了,更重要的是在车子上能摸鱼。
倒腾了一番,整理干净,正所谓一白遮百丑,宅男化身美男子只在瞬间。
下了车,洛风第一件事情就是感谢手机端支付,不然第二天洛先天坐霸王车的消息就要流传诸天——不要怀疑一群闲得发慌的大罗的八卦程度。
在街头末尾一个天物坊,陶艺馆的牌匾映入眼帘,洛风走了过去,因为附近就这一家陶艺吧。
陶艺吧,什么叫做陶艺吧,高档点是陶冶情操,捏造手办的艺术之地,普通点来说,就是捏一捏容器类,泥人之类的小破店。
不管怎么样,开了一家店面,风小小呼朋唤友(并没有多少),好吧,实际上就洛风一个死党,名义上剪彩观礼。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苟仙笔趣-第六章臥龍鳳雛兩位人才推薦
以洛风对风小小多年的理解,非常有理由怀疑,这货真正的目的是骗他过来,给新店开张打杂,充当苦力。
一踏入门店,没有张灯结彩,没有红字红布,更没有开业大吉,其余物品都已经摆放在该摆放的位子。
洛风诧异,难道风小小改了性子,不准备坑自己了。
目光一扫,陶艺吧中有三人,趴在座子上像一条蛇的颓废少女就是死党风小小,还一个打扮花里花俏,看起来有点神经质的男人,则是只存在风小小口中的师傅兼监护人。
至于为什么只存在风小小口中,洛风却认识,那是因为这年头有个东西叫做照片。
最后一个男人年轻帅气,并且很有钱,因为一身的名牌名表。
洛风恍然大悟:“小小,你今天叫我来,是来见你男朋友的啊!”
风小小双手捏紧,仿佛要爆出青筋,压抑住怒火,低喝道:“你才找男朋友,这是老娘的员工。”
洛风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缓缓点头道:“明白了,潜规则,姘头。”
刹那间,一本砖头大小字典飞了过来。
一侧帅哥神色诡异,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风小小会有男性死党了,二位的脑回路简直是一模一样。
没想到一条小小的陶艺吧,竟然出现了卧龙凤雏两位人才。
风小小怒目而视:“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谁潜规则谁?!”
看来凤雏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