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59、煉化殺氣,可怕的殺戮之龍形態熱推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赵惊天的攻杀仍在持续中。
他不相信,凭借自己的攻击,竟然无法将那比自己实力弱的家伙攻杀。
他的不相信变成了执着,疯狂对郑拓出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郑拓斩杀。
反观郑拓。
此刻的状态,因为赵惊天的持续攻击,变得开始有些被动。
杀气这种东西的炼化,果然不能放在战斗中进行。
战斗之中自己会被影响,炼化起来的速度明显大打折扣。
面对这种情况,郑拓唯有暂且撤退。
他催动法门。
嗡!
身上的伤口瞬间修复,同时爆发出一股强横力量,将那杀来的刀光全部震飞。
下一秒。
郑拓催动鲲鹏法,迅速逃窜。
虽然那刀光拥有跟踪效果,但郑拓玩命逃窜,还是难以被那刀光追上的。
“想跑,给我站住!”
赵惊天出手这么长时间,竟还没有将对方拿下。
气急败坏的他身形一动,向郑拓追去。
“今日,我不斩你,誓不为人。”
赵惊天被彻底激怒,已经失去理性一般。
“老大,小心有诈!”
苦修者聚集地中,有人喊道,提醒赵惊天小心行事。
“无妨,你们看好家,我去去就回。”
赵惊天的身影转眼间消失不见。
二者消失,躲在暗中的金蟾与石生见此,有准备动手的意思。
突然!
他们二者耳中传来声音。
“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回来在动手。”
那是郑拓的声音,告诉二者计划有变,此刻不要出手。
“真是麻烦。”
金蟾不爽。
他已经准备大打出手,狠狠教训这群偷自己天碑的小贼。
此刻竟然被叫停,大为不爽。
但她也仅仅只能生闷气,却无法改变什么。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太过任性,需要按照计划行使。
如果不按照计划行事,刚刚那无面弟弟岂不是白白挨揍了。
金蟾与石生没有动,安静等候郑拓的归来。
反观郑拓所在。
他现在状态并不好。
杀气比想象中更加难以炼化,他需要时间。
需要的时间不多,但需要安静,不被人打扰。
如今这赵惊天追杀自己,看上去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郑拓只能摇头。
终究是赵家人。
实力很强,可也很容被杀气所摆布。
你看那赵惊天双眼一片血红,一副着了魔的样子,恐怕这愤怒已经快要压过理性了。
郑拓催动鲲鹏法,继续前行。
赵惊天在后面追赶,足足数十个呼吸后,他猛然停下脚步。
“不对!”
这小子逃跑的速度好快。
这般速度,恐怕有诈。
他回复理智,没有在继续追赶。
但是已经晚了。
不知何时,他周围迷雾渐渐升起,已经将他围困此地。
“此地怎么会起雾了?”
赵惊天不解,看向四周。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大阵围困其中。
身形一动,向苦修者聚集地所在飞去。
此刻。
迷雾之中,郑拓看到赵惊天已经上套,他便立刻降临地面。
来到安全屋,进入其中,开始专心炼化杀气。
独有炼化杀气,他也是临时起意。
对方是赵家人,赵家人皆掌控有杀气,他将杀气炼化,在遇赵家人,有备无患。
郑拓这样想着,催动体内天道印记,开始炼化杀气。
另一面。
赵惊天快速飞行,穿梭于迷雾之中。
但是他这般飞行数十个呼吸后,竟然没有看到苦修者聚集地。
“怎么回事?”
他感觉不对,看向周围。“阵法,此地竟然有阵法存在。”
他很快发现问题所在。
好小子,你果然有陷阱准备。
不过。
他看行四周。
“小子,你以为,单凭如此阵法,就能将我围困吗?”
赵惊天周身杀意涌动,化为实质,涌向四方。
“你恐怕不知道,我赵家的赵纹,最是不怕阵法的围困,小子,看我捣毁你的阵法,将你揪出来。”
赵惊天对此多有准备,他出手,催动赵纹中的杀气,开始破阵。
这杀气的确很不凡。
阵法颤动,在这杀气的冲击下,竟然出现不稳迹象,随时可能被破。
安全屋中,郑拓正在炼化杀气。
他感受到阵法传递来的危险信号。
赵惊天的手段的确非凡,凭借那强横的杀气,竟然有强行破阵的意思。
这是郑拓没有想到的。
他的阵法陷阱,向来屡试不爽,多少人都被他这般阴死。
没想到进入却遇到了对手。
不过。
想凭借这种手段就破除我辛苦布置的大阵,你还差点意思。
郑拓心中这般想着,当即催动阵法。
阵法被催动,变得更加强横。
双方对持,看上去阵法算是堪堪顶住了杀气的侵蚀。
不过赵惊天并不会因此停手,他开始全力出手破除大阵。
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大阵就会被彻底破除。
郑拓对此,没有在继续观战,他专心炼化杀气。
杀气的炼化持续中,且看上去正在一点点向好的方向发展。
杀气这种东西的极限郑拓不知道,但此刻,赵惊天杀气的极限,他是知道的。
赵惊天的杀气极限,与魔皇之力,本源轮回之力这种力量,相差甚远。
所以郑拓炼化起来,并不需要多少时间,他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不理窗外事,安心炼杀气。
外界。
轰隆隆……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1059、煉化殺氣,可怕的殺戮之龍形態閲讀
轰隆隆……
轰隆隆……
此地大阵,因为没有郑拓掌控,在加上赵惊天不断出手,已经在欲要被打破的边缘。
不得不说。
杀气这种东西,在强行破除阵法这方面,绝对是最强之一。
“小子,无用的,无用的,无用的……单凭你这阵法想要将我围困是无用的。”
赵惊天说着,继续出手,破除大阵。
同时他在寻找,寻找着郑拓的位置,欲要进行格杀。
阵法震动不已,随时可能出现崩坏。
而就在此刻。
突然所有的杀气,全部涌向同一个位置。
这种场面,赵惊天属实没有见过。
他顺着杀气所涌向的方向看去。
就在那个地方,所有杀气凝聚为一枚圆球。
远远看去,分外诡异。
他的所有杀气凝聚在一起,化为一枚血红色的圆球。
那圆球缓缓转动,散发着阵阵强横的力量。
赵惊天立刻停止催动自身杀气,他感觉不对。
为何自己的杀气会凝聚成这般东西,不仅如此,这杀气明明是自己的,为何他却感觉不到。
他自幼修行杀气,对于杀气的掌控深入骨髓,深入神魂。
但是此刻,他竟然失去了对杀气的掌控。
这种感觉有些令他害怕,甚至是惊恐。
他望着那凝聚为血色圆球的杀气,感受到了危险。
在这危险之中,郑拓缓缓出现。
他看上去淡定,站在那里,远远观望。
“你终于还是出来了。”
见到郑拓,好惊天看上去更加警惕。
这里是别人的阵法,他在这里,难免会遇到未知的危险。
郑拓没有理会赵惊天。
他看着前方那杀气凝聚的圆球露出笑容。
抬手一招,那杀气圆球来到手中。
看着那被填满的杀气圆球,他手心一动,杀气圆球缓缓转动。
随着杀气圆球的缓缓转动,其在不断被缩小,缩小,在缩小。
直到最后,化为拇指大小的模样。
杀气与那拇指大小的圆球中缓缓转动,看上去分外妖娆。
郑拓见此,嘴角微微张扬。
张口。
将这杀气吞噬入口,直接吃掉。
“什么?”
赵惊天在度震惊!
他望着郑拓,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模样。
“你你你……你竟然将我的杀气给给给……给吃掉了!”
赵惊天可以发誓,他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种事。
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够吃掉杀气。
不对?
“你难道是我赵家之人!”
赵惊天想到了一个关于赵家的秘密。
传言中,赵家始祖,拥有吞噬杀气的能力。
那是一种无上神通,能够吞噬任何人的杀气,只要有人战斗,便能够吞噬对方的杀气,方自己变得无比强大。
但那只是一个传说,一个关于赵家始祖的传说。
这么多年以来,整个赵家,万万千族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吞噬杀气,将被人的杀气据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力量。
他们的杀气,都是通过自己修行,那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杀气。
自己的杀意越强,自己的力量便越强。
可是现在。
面前这个没有姓名的家伙,竟然吞噬掉了自己的杀气。
这不得不让他怀疑,难道面前这个家伙与他们赵家始祖有关。
“呵呵呵……”
郑拓吃掉杀气,看上去有几分杀神本色。
他眼中血红一片,整个人变得有几分伶俐。
这是郑拓使用杀气后,自身气质的变换。
“我的乖孙儿,我说过,我是你的爷爷,叫声爷爷来听听。”
郑拓露出笑容。
他已经完全炼化赵惊天的杀气。
这种杀气,果真非凡,谁用谁知道啊。
“哼!”
赵惊天不是小孩子,这种话,他是不会相信的。
退一万步讲,对方就算是自己赵家长辈,他也无惧。
赵家长辈,不会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既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敢这般针对自己,那就是赵家的敌人。
赵惊天这般想到,便是紧了紧手中黑刀。
“我不管你是谁,敢在这里针对我赵家,就是死。”
赵惊天在度出手,手中黑刀肆虐,刀光杀来,冲向郑拓。
滔天杀气凝聚在那刀光之上,威力恐怖如斯,虚空被生生碎裂出一条巨大的裂缝。
这种景象极度骇人,天地被撕开,有恐怖生灵降世。
而郑拓望着如此一幕,脸上当即露出笑容。
杀气好,杀气好,我最喜欢杀气了。
郑拓当即心念一动,催动此地阵法。
嗡!
阵法的力量降临,生生压制住那冲杀而来的刀光。
刀光速度减慢,郑拓此刻出手,打出一道杀光。
杀光所过,瞬间击中刀光。
那无往不利,曾将郑拓切割成无数块的刀光,在郑拓的杀光面前,瞬间土崩瓦解。
不仅如此。
刀光之上的杀气,像是找到了主人一般,涌动着飞向郑拓。
杀气弥漫,涌动而来,化为拇指大小的圆球,呈现在郑拓面前。
郑拓看着眼的杀气球,张口将其吃掉。
杀气入体,郑拓感觉整个人都是一颤。
爽。
这杀气过着霸道非常,与他所遇到的所有力量都不同。
与魔皇之力的霸道,至尊力量的强硬都不一样。
这杀气吐出一个杀字。
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可斩杀之。
这种极度冲击力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一管辣根的那种感觉。
先是上头,然后爽。
这种爽不是局部的爽,也不是那种一下子的爽,而是那种通透的,从上到下,瞬间传遍全身的爽。
“这就是杀气吗?爽,真是爽……”
郑拓享受着杀气带给自己的痛快,原来这种力量并不痛苦,反而如此舒爽。
这赵家人,还真是会享受啊!
实际上却是……
“爽?”
赵惊天面容古怪。
他可不觉得杀气爽。
他在修行杀气的过程中,那是及其痛苦的。
不仅仅是肉身上的痛苦,还有神魂上的痛苦。
那种痛苦让多少人崩溃,甚至直接被斩。
而那些没有被斩的,便是他们这群存在。
现在。
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竟然在吃掉杀气时说爽。
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莫不是一个怪物,就是一个变态。
吃杀气就算了,还尼玛吃爽了。
“来来来……我的好孙儿,继续攻击,继续攻击……让爷爷看看,你的实力,是否多有长进,哈哈哈……”
郑拓笑眯眯招手,示意赵惊天继续攻击,不要停下,不要停下。
赵惊天见此,嘴角忍不住抽搐,感觉着实无语。
他才不会傻呵呵的继续攻击。
这家伙能够吃杀气,自己多少攻击都会被吃掉。
他没有攻击,转身就跑。
“呵呵……”
郑拓见此并未追赶。
他就这般站在原地,安静等待。
没过三个呼吸,赵惊天出现跟见鬼一样,出现在郑拓面前。
“该死的阵法师!”
赵惊天咒骂出声。
被阵法师阴是最无力的一件事。
阵法师正面厮杀的能力有限,但这在提前有准备的情况下,这阵法的手段,极度让人不爽。
要不你就与我正面厮杀,咱们大战三百回合,看谁是谁的对手。
要不就别打。
玩这种阴险的东西,让他不爽。
赵惊天心中想着,该如何脱困。
但郑拓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嗡!
郑拓催动体内杀气,让杀气弥漫全身。
随后。
他催动了真龙体术的核心功法。
恍惚间。
他肉身之上,出现了红黑色的鳞片。
杀戮之龙形态出现。
真龙体术的核心法门,能够根据使用者力量的属性不同,变换成各种不同的龙形态。
魔龙形态,雷龙形态,杀戮之龙形态……
此刻郑拓,感觉自己眼中的世界,血红一片。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纱布。
这种感觉十分诡异,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同时。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力量的不同。
这种感觉很棒,非常棒。
见郑拓如此模样,赵惊天露出严肃表情。
他感受到了那不弱于自己的杀气,那力量有些过于非凡,让他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杀!”
郑拓没有任何犹豫,此刻当即出手,杀向赵惊天。
赵惊天见此,手中黑刀不断舞动。
刷刷刷……
刷刷刷……
刀阵形成,封死郑拓冲杀而来的所有角落,试图将郑拓拦住。
但是郑拓此刻的状态极为强横,他被杀气包裹,面对刀光的冲击,仅仅只是被阻挡而已。
不仅如此。
刀光之上的杀气,转眼间被他全部吸收,这使得他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刷!
郑拓杀到赵惊天面前。
赵惊天此刻是元婴体,加上他的近战手段,远远无法与郑拓相比较。
一时间竟慌了手脚。
郑拓出手,轰出杀伐一拳。
嘭……
拳如利刃,当场将赵惊天手臂打断
“啊……”
赵惊天大叫出声,遭受重创。
元婴状态下的他,被这般冲击,疼的他差点眩晕过去。
刷!
郑拓出现在背后,似在他耳边轻轻道:“放心吧,我不会轻易将你斩杀,你是如何折磨我手下傀儡的,我记得一清二楚,我当时就说过,我会十倍,百倍,千倍的在你身上找回来,现在,让我开始更加有趣的游戏吧。”
在杀戮之龙形态下的郑拓,看上去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信号。
同时他的心性,也变得异常残暴。
他闪电出手,抓住赵惊天的手臂,随后猛然用力。
嘎嘣!
赵惊天的手臂当场被折断。
森白的骨看上去分外狰狞,叫人胆寒。
“这就是代价,你可以斩杀我的傀儡,但你不能折磨他。”
郑拓低语,如死神的低吟。
“你个怪物,怎么有资格说话,你与我一样,不是在作着同样的事。”
赵惊天爆发,在强行将自己那一条手臂截断。
这才脱离郑拓掌控。
他看上去狼狈极了。
一条手臂截断,一条手臂被打断,原本嚣张的气焰全部消失不见,甚至眼中带有一丝惊恐。
没有错,他害怕了。
从刚刚接触的瞬间,他就已经害怕了。
他是人,不是冰冷的机器,他会害怕。
因为他还没有活够,他并不想这样窝囊的死去,因为这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我是怪物,我与你一样,那请你告诉我,我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郑拓虚空迈步,周身散发出可怕的杀气。
红色的鳞片狰狞而可怕,杀气冲销,恍惚间,郑拓似乎变成了一条杀虐之龙,欲要屠便九天十地。
望着那气势滔天的郑拓,赵惊天整个人傻在原地。
这是小王境强者应该有的力量吗?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是我赵家伙的绝世杀气,在此人身上,却比我还要强者。
这如此纯粹的杀气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纯粹的杀气。
赵惊天看上去已经彻底慌了。
“小子,是你先派出傀儡窥探我家祖地,错在你,没有错,错在你。”
赵惊天彻底慌了手脚,他自己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吗?”
郑拓继续迈步向前。
“当时,你不是叫你的手下将我斩杀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吗?”
郑拓气势如虹,一步一步,走向赵惊天。
“斩杀我不成,反被我斩杀,然后还不允许我报复,好一个赵家,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不讲道理,既然你赵家如此不讲道理,那我便也没有必要在讲道理。”
郑拓一步一步,来到赵惊天面前。
赵惊天已经被吓得难以自持。
堂堂大王境强者,彻底失去战斗力。
他道心已经崩溃,难以自动修复。
超惊天已经没有任何话语能讲的出口,他望着郑拓,如看死神。
“放心吧,我不会轻易将你斩杀,你折磨我傀儡的画面,我已经全部记下,来来来……我会让你一一享受。”
郑拓可不是什么好人。
他只是不想做一个坏人。
而此刻。
他只是在讨债罢了。
“啊……”
山里之中,突然传来惊叫之声,随后这惊叫之声不绝于耳。
有小白兔突然抬头,看向某处个方向,显然被那凄惨的叫声所惊到。
折磨,疯狂的折磨,郑拓的折磨手段可是比赵惊天多出几百倍。
在这种折磨下,郑拓渐渐恢复理智。
杀虐之龙形态消失,他恢复如初。
杀虐之龙状态很不错,战斗理由巨大提升,同时带有威慑效果。
刚刚赵惊天就是被自己所威慑,所以才失去战斗力,道心崩塌。
不过。
他确实也没有想到,赵惊天竟然如此轻易就放弃抵抗。
看来。
这赵家的杀气有利有弊,是一把双刃剑。
郑拓这般想着。
抬手抓去那半死不拉活的赵惊天。
我说过。
我要十倍百倍千倍的代价,让你们这群家伙付出代价。
这才第一次折磨后面还有很多次,慢慢来,会让你爽个通透。
听闻此话,那半死不拉活的赵惊天猛然抖了抖。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索要迎接的,便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折磨。
郑拓抬手,将其扔进审讯小屋之中。
呼……
郑拓对此,长出一口气。
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
他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位很和善之人。
别人对自己好,自己当然也不会对别人好。
别人对自己不好,那自己不会对别人好。
既然这赵惊天做出对自己这般折磨,我岂能让他好过。
如果可怜赵惊天,那谁来可怜我那被折磨的精英级侦查傀儡。
你可以斩杀我的精英级侦查傀儡,技不如人,被斩杀我没有任何怨言。
但你不可以折磨,还将折磨的画面用记忆灵符告诉我,这就是你的不对。
郑拓调整自己。
这是杀气带给他的负面效果。
杀气这种东西太过强大,如此强大之物,有些负面效果,完全可以理解。
没有继续行动,他先让自己沉淀下来,去除那种能够影响自己的杀气。
搞定之后,他才开始下一步计划。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这变化却是有些快。
他炼化了杀气,让自己拥有杀气的手段。
同时。
他也对赵惊天进行了搜魂,得到了一些令他震惊的真相。
这真相甚至让他感觉到有些害怕。
根据赵惊天的记忆,那苦修者的聚集地,便是赵家的祖地。
在这祖地之中,赵家始祖获得了杀气这种力量。
单单通过杀气的力量,赵家迅速崛起,成为南域之中的大家族。
而如今。
赵家始祖已经离去不知道多少年。
赵家人却一直在寻找天碑,准备开启天门。
至于为何要开启天门,他并不知道。
因为赵惊天的这段记忆从这里便是被截断。
似乎天门的背后有与赵家有关的恭喜,十有八九,这天门的背后有关于杀气的秘密。
奇怪?
郑拓皱眉。
按照金蟾所言。
天门的背后不是有轮回碑吗?
轮回碑与杀气有什么关系,还说是,二者在同一个地方。
这其中关系,着实有些复杂。
他并不清楚,暂时也没有办法探究。
而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便出手,将那还没有身死的精英级侦查傀儡救回来。
他手中的每一尊精英级侦查傀儡,或者说每一尊傀儡,都是经过他精心炼制,没有一尊是马马虎虎炼制。
炼制傀儡这种事与修行一样,他非常认真。
特别是精英级侦查傀儡。
他们作为第一线情报收集员,不不仅仅是危险,还会遇到各种突发状况。
在这种情况下,好的傀儡,自然能够发挥出最好的效果。
可以说。
这群精英级侦查傀儡就是自己的孩子。
如今孩子受尽折磨,自己这个当家长的,肯定是要搭救的。
如此这般行到,他迅速离开此地,寻找到金蟾与石生。
“无面大哥,你回来了!”
石生惊喜,看到郑拓无恙,开心的露出笑容。
“赵惊天被斩了?”
金蟾言语中满是难以置信。
小王境斩大王境这种事他听说过,但这还是一次亲身感受。
王级强者的差距十分巨大,小王境与大王境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没想到,这个无面,手段竟如此非凡,干掉了赵惊天那种大王境强者。
看来。
对于这个无面,自己应该用另一种眼光看点,一种看妖孽的眼光看待。
妖孽这种存在,本身就超出常人理解范围。
郑拓不知道自己在金蟾中的地位有所提高。
“两位,计划可能需要改变一下。”
郑拓随后将计划告诉二者。
“这样真的可以吗?”
金蟾表示怀疑。
“当然,这种事我经常做,放心吧。”
郑拓这般说道。
金蟾还是有些犹豫,觉得此事有些不妥。
“想想天碑。”
郑拓下药,这般说道。
“好吧,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出发。”
十分钟后。
赵家祖地外围,郑拓幻化为赵惊天的模样,出现在此地。
这赵家祖地乃是一片山清水秀之地。
你看地方空旷,实际上这地方处处充满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落入某些阵法之中。
根据赵惊天的记忆,这其中有些阵法,能够震死半仙。
当然。
这种阵法是否真的存在他不得而知。
此刻。
他拥有赵惊天的所有记忆,其中,自然包括了如今进入此地的方法。
他催动体内杀气,将自己好好包裹。
有杀气在,便不会触动这里的阵法。
杀气是赵家人专有的力量,其他人根本不会具备,所以通过杀气,确定赵家人是否能够进入,便是这第一关。
郑拓此刻是赵惊天模样。
赵惊天的性格就是十分暴躁,看谁都不爽。
所以。
郑拓要表现的大大咧咧一点。
迈步,直接踏足赵家祖地范围之内。
看似大大咧咧,无所顾忌,实际上他已经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自己毕竟不是赵家人,无法进入此地,完全可以理解。
不好好消息是。
被天道印记幻化的杀气,似乎与赵家的杀气一模一样。
这让郑拓在度感叹,天道印记是如此的神奇与不凡。
能够踏足赵家祖地,郑拓继续大大咧咧前行。
“老大,那小子被干掉了?”
有询问出声,想知道结果。
郑拓看看这男子,并未说话。
铜铃大的眼睛,带着一股狠辣之色。
片刻后,看的这说话小弟眼神闪躲,惊恐连连。
“怎么,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郑拓上前一步,看着面前的赵家弟子,大有出手之意。
“不敢不敢,老大出手,手到擒来,我怎么会怀疑老的实力。”
赵家弟子看上去十分畏惧赵惊天。
说话时唯唯诺诺,其他几人也是不敢多说什么,都小心翼翼闪躲。
“哼!知道就好。”
郑拓说着,大步向前,来到那精英级侦查傀儡的面前。
“该死的东西,你家主人竟然敢那般侮辱我,他被斩,算是便宜他了,不过你在这里,就是你的倒霉。”
郑拓学着赵惊天说话,恶狠狠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这话听在赵家弟子耳中,并未有任何意外。
赵惊天就是这样一个狠角色,对外人狠,对自己人更狠。
这样一个狠角色,实际上却是一个内心非常自卑的家伙。
郑拓对赵惊天进行了搜魂,知道这里赵惊天内心的秘密。
一个靠强硬手段来掩饰自己内心自卑的家伙而已。
这种想法,在郑拓脑中一闪而过。
随后。
他出手,将那被捆绑在柱子上的精英级侦查傀儡神魂体收入囊中。
“老大,不是折磨他吗?”
有小弟上前询问。
他们已经准备好玩耍,怎么老大将其收入囊中。
郑拓转头,继续看向那小弟。
片刻后,抬手就是一巴掌。
嘭……
那赵家弟子被一巴掌扇飞。
“你在叫我做事吗?”
赵惊天厉喝出声,吓得那弟子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唯唯诺诺的躲在那里,看上去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郑拓见此,十分满意。
看来这赵惊天在这群赵家人的手段还真是强硬。
谁都不敢与他硬刚,唯独这个家伙。
“惊天,你这是作何?”
那是一位老者,年纪很大,身穿灰衣。
这老者一直守护在找家祖地。
这种存在,在郑拓的认知中,应该是非常不好招惹的狠角色。
其也是这里唯一的不确定因素。
因为就算是赵惊天,也要对这老者恭恭敬敬,不敢多加放肆。
“祖老,我这也是为赵家好,我赵家人修行杀气,自身必须携带一股冲劲,若无这股冲劲,怕是难成大业,这群家伙唯唯诺诺,我势要激活他们心中的杀意,让他们成为对记住有用的人才,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
郑拓这般说着,看上去相当正义。
“惊天,你心中果真是这般想的。”
祖老这般询问,看上去颇有惊讶。
其他人听闻此话,也是多有惊讶。
“当然,我赵惊天好歹也是赵家人,家族好,才是真的好,赵家强大,我才能更强大,我知道自己的手段有些严厉,但我的确是对他们好。”
郑拓一本正经的胡扯,看上去那是相当的正义。
不仅仅是祖老,其余人听闻此话,眼泪当场就掉下来了。
原来老大对他们又打又骂是对他好,感动,泪奔。
“希望如此吧。”
祖老说着,转身摇一摇离去。
“咦?”
祖老突然心中一动。
“惊天,你身上怎么会有金蟾的气味?”
祖老突然这般说道,对此表示疑惑。
郑拓戏中一动,金蟾姐姐在做什么,这时候怎么可以露出马脚。
“内个……祖老,你忘记了,前几日我去那金蟾的地盘,将天碑取回,半路上遇到了金蟾,打了一架,所以身上有他的味道。”
郑拓暗道一声,幸亏自己机智,不然怕是就出大事儿了。
“打了一架!”
祖老疑惑,看向郑拓,郑拓见此,暗道一声不对。
自己言语中难道有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了吗?
郑拓努力思考其中关键,但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究竟什么不对。
“惊天,你说你与那金蟾打了一架?”
“额……对啊!”
郑拓不解,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吗?
“惊天,那金蟾的实力有天王境,你一个大王境竟然与其打了一架后全身而退,且将天碑取了回来?”
祖老这般话语,顿时叫郑拓心中一跳。
什么情况?
金蟾姐的实力竟然有天王境。
郑拓当即咒骂一声,这金蟾竟然骗自己,隐瞒实力。
真是一个猪队友啊!
郑拓哀嚎,表示被队友坑,简直比吃翔还要让人恶心,虽然他没有吃过翔。
“内个……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好像不是金蟾,是其他的蟾类。”
郑拓试图解释这种事。
但这祖老突然手中有红光闪烁。
郑拓见此,当即警惕非常。
但是片刻后,也不见这祖老攻击自己。
“你不是赵惊天,你是谁?”
祖老突然厉喝出声,其余王级,瞬间将他们包围在中间。
“说,你是不是刚才与今天对战的家伙。”
祖老杀意涌动,将郑拓锁定。
这老者像是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出手,将他斩杀。
“祖老你在说什么,我就是惊天啊!”
郑拓不解,询问出声。
“你如果是惊天,刚刚我催动赵家的锁魂印,为何你一点感觉也没有。”
说着,祖老手中红光闪烁。
顿时。
其他赵家人的眉心所在,皆出现一枚红色印记。
红色印记出现,其他人一个个抱头,看上去很痛苦的模样。
“没有锁魂印,便不是我赵家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拥有我们赵家的杀气,但你进入此地,便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动手。”
祖老一声令下。
顿时。
数位王级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腰间乾坤袋一动,喷的一声,石生与金蟾跳了出来。
“赵老,你我又见面了。”
金蟾显然是认识这位赵老的。
“金蟾,我就说问道了你身上的味道,那味道简直令人作呕。”
这位赵老看上去一副与金蟾有仇的模样。
金蟾刚出现,便是恶语相向。
那种讨厌,就连石生都感受到的真真切切。
“咯咯咯……”
金蟾笑出声来。
“赵老,我该怎么说你,当你是你自己本领不及,打不过我,又不能怪我,你被责罚,永远守护祖地,也是因为你自己实力不济,这也不能挂我,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弱。”
金蟾道出其中缘由。
这赵老当年寻找天碑,与金蟾交手数次不胜。
如此之下,被赵家审判,永远守护赵家祖地。
永远守护此地,那简直和坐牢没有任何区别。
就算这里山清水秀,风景美丽。
但要永远住在这里,任谁恐怕都会疯掉。
“少废话,今日,看我如何斩你,一雪前耻,只要干掉你,我就能离开此地。”
赵老眼中有希望的光芒闪耀。
他被困此地无尽岁月,都是因为眼前这金蟾。
干掉她,自己就能脱困,一定能。
赵老叫嚣着,杀向金蟾。
“手下败将,当年你打不过我,今时今日,你同样打不过我。”
金蟾果断出手,杀向赵老。
两位天王级强者,当即展开厮杀。
强横的力量肆虐,亏得这片空间有强力阵法保护,如若不然,分分钟被撕碎。
二者战斗,其余赵家弟子,第一时间看向郑拓与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