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188 混戰 下閲讀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动手!”碧水修罗话音未落,人已经宛如鬼魅,同样急速冲向魏合。
这一次她是动了真格。展开的身法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何止一筹,
就算是魏合,在绝对速度和爆发力上,也不如她。
几乎是紫影一闪,人已经到了眼前。
“前辈何必心急。”魏合抬手格挡。
嘭!!
一股巨力从碧水修罗腿上横扫涌来。
两人之间炸开一片衣服碎片。
碧水修罗双腿宛如连环画圆,源自移山荡气决的移山劲一重接一重,疯狂打出。
移山劲的效果是加重冲击力,此时真正展开,借助连环腿功的威力,顿时打得魏合也连连后撤。
同时间阮庆红也从一侧袭来,一腿踹向魏合腰部。
她所擅长的乱真劲,以变化莫测,劲力宛如钻头,钻入伤口后炸开著名。特效正巧也是和王家的风雨劲类似,也是加强爆发力。
此时两人配合,正面的移山劲宛如重锤,一记接一记连续不断。
侧面乱真劲宛如尖刺,阴险毒辣,不时瞄向魏合要害,稍不注意,就会被其破开护身劲力,血溅五步。
“明年今日,便是你之死期!”
第三人归雁塔主纵身而起,一剑袭来,千机劲发动,大量宛如丝线般的无形劲力,缠绕上魏合身体,开始扭转他身法方向,出手角度。
三人合力动了真格,且有两人速度都不比魏合差。
此时他根本没法没时间闪避。
眼看着三重劲力就要一起轰在他护身覆雨劲上。
魏合全身骨劲结合巨力同时爆发。同时身形急退。
轰!!!
四人一触及分。
大量劲力爆炸逸散,一道道宛如流矢,打在附近树干上,破开一道道口子。
打在地面上,也震得地面草地泥土浮现一个个大小不一坑洞。
阮庆红和碧水修罗的劲力有至少一半打在魏合身躯上。
魏合衣服当场被破开,飞溅炸碎,露出下面的身躯。
只是他身体下面,赫然还穿了一层灰白内甲。
那内甲宛若鱼鳞,编织极其细密,赫然是当初严峻山所穿的特殊内甲。
“峻山的燕鱼甲!?”碧水修罗目光一凝,感受到自己劲力被宣泄分散掉过半,剩下的一部分打在魏合身上,不痛不痒。
另一旁两人也是一样感受。
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 滾開-188 混戰 下熱推
阮庆红的乱真劲也被卸掉大半,归雁塔主的短剑倒是唯一被魏合正面对抗的一招。可依旧无功而返。
三人围攻,正面一击,居然还是没能拿下魏合。
魏合连续腾空,借力翻身,轻飘飘的落在石桥一端,和三人形成对峙之势。
噗。
他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小口血。
同时和三位练脏顶尖高手交手,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受了细微震伤。
“看来我的极限就是顶多应付两人。”魏合低叹一声。
“是我托大了。”
他转过身,朝着另一方向看去。
“诸位,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我看你不是打得很开心么?”王少君手握折扇,缓缓从一旁树林中走出。
和他一起的,还有天印门谢燕。
两人分属两个方向,却一同走出,谢燕不由得朝着王少君方向看了眼。
“门主,三对三,我顶多帮忙拖住一小会儿。”这三人中,她任何一个都不是对手。
“只许你会叫人!?”归雁塔主不动声色,再一拍手。
顿时四道带着白色面具的人影从她身后跃出,稳稳落地。
四人身上劲力一展,卷动周围气流涌动,赫然都是锻骨武师。
这四人是归雁塔最后的底蕴,也是如当初的王少君一样,有着自己独属名号的顶尖杀手。
鬼像子,月清子,万和子,却云子。
四人一起出马,代表着归雁塔最后的顶尖战力,一起全部出动。
“塔主,这次任务有些麻烦啊,你可没说是对付练脏高手。”其中一男子语气有些轻佻道。
“这位万毒门主可是能以锻骨境界和我战成平手之人,你们可以好好上前讨教一二。”归雁塔主冷声道。
她既然打算了埋伏魏合,就肯定已经将天印门如今的战斗力考虑到了其中,如今只不过多了一个王少君,也依旧在她计算之中。
“正好,窃玉子也在,今日便一并了结所有恩怨,你们一起都留在这里吧。”她寒声盯着王少君。
“有趣。”魏合看向王少君,“王公子,有人说要打死你。你怎么看?”
王少君折扇一握,露出笑容。
“爹,有人说要打死我,你怎么看?”他身体微侧。
树林间,一中年文士轻身而出,稳稳落在他身旁。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爷爷怎么看。”
他目光一抬,看向一侧河面。
河面上不知何时,正有一老翁独坐扁舟,无风自行,缓缓飘到石桥近处。
老翁抬头,露出一张满是和气慈祥的面容。
“归雁塔,真是怀念….上次见到,还是上官纪交手打死上任塔主时。没想到新任塔主会是你接任。
傅鄢陵,你爹上次中了我一招归心似箭,不知现在伤势尚好?”
“王芝鹤….!!”归雁塔主面色变了,声音忍不住有些发颤起来。
早在王少君他爹出面时,她就已经有了不祥预感,等到王芝鹤出面。这个曾经和人联手打伤她父亲的老不死。
她便知道麻烦大了。
不只是她,阮庆红和历山派的碧水修罗焦宁,也都面色急变。
如果说王少君他爹王叶和的出面,只是让他们的阵势稍弱,那么王芝鹤的出现,那就如定海神针一般,完全压倒了他们这边实际战力。
王芝鹤可是和上官纪一辈的人,宣景名士王芝鹤,这名声可不是大家传出来的,而是他自己一路闯出来的。
当今乱世天下,王芝鹤单身游历数十年,一身武功深不可测。
此人曾经和上官纪尉迟钟真正交手,他也只是主动退让,表示自己不如两人。
但到底不如两人多少,没人知道。
毕竟,不如十招是不如,不如一招,也还是不如。
“傅鄢(yan)陵,我不杀你,但你需随我一道前往剑锗寺一行。”王芝鹤慈祥的看向归雁塔主,仿佛慈和老爷爷看着路边可怜的小女孩。
精华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討論-188 混戰 下熱推
“我….”归雁塔主胸膛不断起伏,张口想要说什么。
“你最好听话,否则我怕我忍不住会动手打死你。”王芝鹤慈祥的看着她,露出笑容。
他顶着一张慈祥温和的老脸,嘴里却说出这等耿直毁三观的话。
不只是归雁塔一方三观有点撑不住,连魏合等人也有点心理反差。
“….你以为你们赢定了?”傅鄢陵气得发疯。
“许久没动手了,也好,让我看看你的乱真劲有你父亲的几分火候。”王芝鹤从扁舟站起。
“你别欺人太甚!阮庆红,动手!!”傅鄢陵终于忍不住,怒吼一声,全身劲力涌出。
“灵柩!!”她一声大吼,全身劲力膨胀近倍,双臂一斩,如飞鹰扑击,从上往下扑向王芝鹤。
另一侧,王叶和正和历山派碧水修罗焦宁动上手,两人以快打快。
春风化雨决对移山荡气决,两大真功针锋相对,短时间内不相上下。
王少君则轻身挡住四个锻骨杀手身前。
“好久不见,四位。其实很久以前,我就想好好教训你们一顿了。可惜一直没机会。”
“大言不惭。”四人分出两人应付王少君,另外两人则对上侧面袭来的谢燕。
一时间小小石桥两侧,到处是劲力溅射爆炸,对撞的嗡鸣仿佛撞钟,接连不断炸开。
孤身一人的阮庆红,此时双手悄然从身后毒囊中,摸出一小瓶翠绿液体。
咔嚓一下捏碎,瓶子里的液体逸散而出,迅速挥发。
咔嚓。
几乎是同一时间,不远处的魏合,手上也多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赫然也是类似的淡紫色液体。
瓶子被捏碎,里面的液体同时挥发,很快便被劲力震动发散变干。
“好香的气息。好久没有闻到这么纯正的黑烟香了。”魏合面带陶醉,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逸散开的毒气。
两种毒气迅速中和,变成无伤大雅的稍有麻痒感的水汽。
“年轻人,九影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尊老么?”阮庆红眼神一缩,猛然扬手一把药粉洒出。
十多种颜色的各类药粉随风飞扬散开。
几乎是同时间,魏合眼神一冷,闪电般在自己毒囊中一模,同时他鼻翼急速耸动分辨。
‘十七种香气,三类药粉,六种不能皮肤接触,七种不能吸入肺部,是延时混毒。四种植物隐毒。应对方法为一四五….’
他纵身急退,同时扬手打出一片淡黄色毒粉。
毒粉是用纯白色和纯黄色两种毒粉混合而成,一经挥洒出,撞上阮庆红洒出的毒粉,两边顿时发出嘶嘶腐蚀声。
明显的空气中传出阵阵焦臭味。
两人毒粉抵消,阮庆红面色微变,没想到自己的毒居然会被一小辈解掉。
她二话不说,从衣袋中摸出三颗黑乎乎圆球,往王芝鹤王叶和和王少君三个方向打去。
啪啪啪!
三颗圆球还没飞出多远,便被魏合半途打出的一片碎石打碎截住。
三圆球炸开黑烟,烟雾大片扩散开,就要笼罩住整个石桥周围环境。
魏合单手摸出一个小竹筒,将竹筒抛起,他弹出一股劲力,精准将其击碎。
嘭!
竹筒内顿时炸开大片银色水滴。
水滴宛如无数砂砾,穿过即将扩散开的黑烟,迅速将烟雾纷纷收缩打落。
“起!”阮庆红再度扬手,袖口飞射而出一条银色小蛇,快如闪电,急速咬向魏合。
这小蛇速度就算是魏合也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银光一闪,小蛇便已到了身前。
魏合急忙偏转,险险避开小蛇撕咬。
诡异的是,那小蛇居然还会半空中转弯,转了个头,又朝他后颈咬来。
好在魏合同样身法诡异。此时反应过来,有了准备,也就没之前那么惊险。
一人一蛇急速变向,在桥头来回挪移闪躲。
噗。
魏合浑身骨劲全部透出,瞬息间将小蛇震死,再朝阮庆红看去。
此人已经逃出起码上百米远。
噗。
忽然一道健壮人影,从右侧飞扑而至,手持一根禅杖,速度奇快,一杖打在阮庆红腰上。
阮庆红当场吐血,身体弓成虾米,炮弹般撞入树林,不知死活。
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188 混戰 下相伴
“阿弥陀佛,看来老衲来得正是时候。”那人遥遥朝着魏合合十道。一脸狮子般的白色胡须,配上大腿粗细的黑色禅杖。
魏合不用想,也猜到阮庆红伤势有多重。
“大师神威!”他同样微笑,合十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