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九特區 線上看-第一七五七章 拖推薦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川府代表团的休息室内,可可关上门,冲着林成栋问道:“这个房间安全吗?”
“安全。”林成栋点头:“进屋前,我们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没有窃听设备。”
可可迈步来到窗口,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冷风灌了进来:“在这儿聊吧。”
“也是,谨慎点好。”林成栋也走到了窗口旁边。
“蒋学那边给你回信儿了吗?”可可声音很小地问道。
“回了。”林成栋掏出手机,放出音乐,摆在了窗台上:“但人有点多,那边还没有结束。”
“不能一个一个接走。”可可黛眉轻皱地说道:“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对方也不白给,他们看着大的,也会注意小的。”
“问题是时间不够了。”林成栋思考一下回道:“对方上来就提这么苛刻的条件,咱们想拖延时间都不行。估计消息传回去,小禹不炸,八区那边也得炸了。”
“我们换个角度,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第一,他们到底想不想因为股权的事儿,打一次内战?我个人倾向于,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肯定是不想打的。因为川府,顾系,加陈系,三股力量拧成一股绳,真打起来,那对他们的消耗将是难以估量的,他们没有把握,一定不敢先起兵。”可可俏脸非常严肃地说道:“第二,他们不想打,为什么还提出了这么苛刻的条件?这个答案很简单,他们一来是想要提升自己的谈判空间,二来是拖延时间。”
林成栋听到这里,有些费解地问道:“前面我听懂了,但后面我没懂,他们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因为我们握有更多的股权,先期投入的也更多,那肯定想要尽快拿到盐岛利益的回报,而不是握着一堆持有股权的废纸。”可可话语详尽地解释道:“这一点,他们还真是打在了咱们的命门上。因为即使川府不急,八区那边也是急的。在盐岛的事情上,八区投入的太多了,而且现在股权分配已经明确,八区肯定是怕夜长梦多的。所以拖下去,我们心里急,他们就更好谈。”
“我明白了。”林成栋缓缓点头。
“这么一分析,对方的大致动机,我们心里是有数的,所以,我觉得谈判还要持续几回合,而这会给我们留下时间的。”可可思考一下说道:“我准备给小禹打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
“你的意思是?”
“外围的戏,也要做的逼真。”可可双眸明亮地说道:“只有川府那边有了真实反应,才能引开这边的注意力,不然他们会怀疑的。”
“那你告诉小禹实情吗?”林成栋问。
“不,”可可摇头:“不能告诉他。他是领袖,是川府一把,不能沾上脏水,而且说了更会让他难做,或许还会有其它声音。”
林成栋怔怔地看着可可,叹息一声说道:“唉,有时候,其实我真挺羡慕小禹的……。”
“他的难处,我们是看不到的。”可可停顿一下,扭头看向窗外,轻声低语道:“比如,他这堂堂一把,连一句过分话都不敢跟我说。人活着,哪有那么多顺心如意啊,都不容易。”
林成栋低头半晌:“嗯,也是。”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七五七章 拖展示
“算了,不说私事儿了。”可可摆了摆小手,岔开话题说道:“蒋学那边你要盯着,让他动作快点。还是那句话,要找个时机,一次性把事情做完,不要一点一点来,这样对方一定会反应过来,到时候我们筹码不够,就麻烦了。”
“我清楚。”林成栋点头。
可可看了一眼手表:“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七五七章 拖看書
“好!”
……
重都自治总会内。
秦禹听完可可的汇报,眉头紧皱地骂道:“他妈的,这帮人是在做梦吗?这种条件别说顾系那边了,在我这儿都不行。”
“你先不要发火嘛,这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可可轻声劝说道:“我个人觉得,他们只是想提升一下谈判空间,但方向应该就是这个方向了。港口建造,驻兵权,以及经济利益分配,他们都要插手,而且份额不小。”
秦禹每当听到可可云淡风轻的话,总是能缓解负面情绪,他想了一下问道:“你觉得谈判的临界点在哪儿?”
“我方答应,我刚才说的那三个重点,那就能谈;如果我方不答应,否决大部分他们提出的条件,那他们应该敢开火。”可可思考一下回道:“当然,军事上的事儿我不懂,我只从谈判时,对方给我的感觉分析。”
“好,我清楚了。”秦禹皱眉说道:“接下来的两天,你不要和对方再接触了。”
“可以。”可可已经领会了秦禹的意思,所以出言劝说道:“你也不要太急,谈判嘛,总是要磨的。”
“我心里有数。”
“嗯,那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五七章 拖分享
当晚九点多钟。
八区二战区的林系第二野战军,从曲阜驻防区突然开拔,向川府方向靠近。这个军是新被整编的,军长也是新提的林城。
七区,军部总政,周兴礼插手看着许汉城问道:“你怎么看这个事儿?”
“心理战,不用理他。”许汉城话语铿锵地说道:“或者可以派一个军出去,在江州方向驻防,予以回击。”
“条件是不是提的稍微生硬了一些?”军部总参谋长,抱着肩膀说道。
“顾泰安的做事儿风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退一步,他就敢进两步,绝对利益的事儿,我们一定不能退让。”许汉城停顿一下说道:“部队一定要调出去,但我们可以在谈判桌上,稍微和善一点。”
“可以,执行吧。”周兴礼拍板做了决定。
……
九江市中心。
可可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问道:“保林哥,你等外围的事情处理完了,你这边再动。这几天,你不要露面,好好待着就行。”
保林沉默半晌,低声回道:“最好先给我点信息,我需要让人在路上跑一跑。”
可可看了一眼腕表:“我打听完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