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 妥協讓步求合作展示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刘穆之的眉头微皱:“其实我担心的就是此事,妖贼这回特地派阮腆之入朝,就是要窥探我们的虚实,一旦跟南燕的战事迁延持久,只怕他们会联合西蜀,甚至联合后秦,一起发难,这点,你恐怕还是要作充分的准备才是。”
刘裕正色道:“所以这回我拒绝了希乐和无忌的支援,他们其实也想在北伐中参与立功,但就是因为考虑到了妖贼的原因,我不能抽调西部的兵马,荆州有道规的两万兵马,江州有无忌的三万精锐,在湘州一带还有以前怀肃留下的一万精兵,这六万人马,就是专门为了防备妖贼的,道规和无忌都是良将,而这些兵马也多是北府老兵,我想,就算不能进攻岭南,可防守妖贼,问题不大。”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可是,我们的兵马是分散在数千里的广阔区域,尤其是江州,有几十个州郡需要分兵防守,无忌手边不过三千人马,如果妖贼突然全军出动,突袭湘南,只怕一时难以调兵集结啊。”
超棒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 妥協讓步求合作推薦
刘袍的眉头一皱,负手背后,踱起步来,久久,才驻了足,沉声道:“妖贼如果是大军出动,突破五岭,就先靠湘南的一万人马来抵挡,有檀道济现在驻守巴陵,足以争取这些时间,就算无法拖太久,起码也会为道规和无忌争取集结的时间,加上希乐在豫州随时可以出动两到三万精锐去支援,我想,妖贼再强,也不可能轻易战胜我的这些兄弟的。他们毕竟也是久经沙场,战功赫赫的多年宿将,这次若不是南燕入侵,本来按计划,无忌会在一年内出征岭南,平定妖贼的,我想,他也是攒了一股子劲,准备证明自己呢。”
刘穆之点了点头:“最近我们把王弘,张裕张茂度等人也调去了无忌那里,帮他治理从湘州到豫章的州郡,只要江州的生产能迅速地恢复,就可以为荆州前线提供足够的军粮,成为新的稳定大后方。但愿这次妖贼能安分守已,如阮腆之说的那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刘裕点了点头:“如果卢,徐等人真的能效忠朝廷,这次安份,那我会让他们多活一阵,只要他们肯交出军队,离开广州,也不是不能给他们一个赦免的机会,不过这得看他们的表现。对了,除了先头的五万兵马外,我也需要吴地这里尽快地出动一两万人,支援前线,胖子,做得到吗?”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你是打起了吴地世家的家丁部曲的主意了?”
刘裕微微一笑,看向了王妙音:“还有建康城中世家大族的家丁护卫们。比如庾悦,这次肯主动请缨出征,必然也会带人来投,绝不会象上次那样,就是自己在军中混个功劳而已。”
王妙音叹了口气:“庾悦那是因为跟谢混,郗僧施他们不和,或者说,跟刘毅闹翻了,才会转而投奔你,这不是京城中世家的普遍行为,我前面就说过,你用儒生,建庠序,甚至想搞什么印刷术来普及教育,取代世家的事情,引起了他们的恐慌,连我娘也压制不住,只能暂时退居幕后,让谢混出来主持,这件事上,恐怕不会有多少世家子弟这次跟随。”
刘裕淡然道:“没关系,顶级世家不肯出力,那就让庾悦这样的失意之人和其他中上层家族,尤其是象张家,沈家这些吴地大族们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好了,反正规矩早就定好的,无功不受禄,非爵不为官,这次如果能顺利灭燕,那我一定会把战胜后的好处,公平地分给在这一战中出力之人。”
刘穆之笑道:“上次刘毅西征,回来后给不少世家子弟分了官爵,这才拉拢了很多人,你也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一旦平定了南燕,那江北六郡就彻底安全了,到时候这些世家高门会来这里疯狂地抢地,你可要早做准备啊。”
超棒的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 妥協讓步求合作展示
刘裕沉声道:“原有分的地不变,现在无主的国有地,到时候按这战的功劳大小,分给有功的将士和世家。大敌当前,庠序和印刷术的事可以暂时放一放,就按我们之前办理的,等打下南燕,那里是孔孟之乡,圣人故居,到时候在那里新建庠序,让功臣将士的子弟们在那里学四书五经,也为新收复的地区培训合格的吏员,这样既不破坏现有世家的利益,又不至于让我们的计划中止,你们看如何?”
刘穆之点了点头:“这是个好的设想,不过,南燕那里也有不少汉人大世家,你如果要灭燕,也少不了他们的支持,现在的精力,还是多放在如何打赢上,不管怎么说,我们在兵力上没有优势。”
刘裕正色道:“所以我才需要吴地兵马的支援,吴地的土姓大族,多有成百上千的私兵部曲,就象沈家五虎,手下就有两千多家兵,一直在老家不动,以前我考虑吴地不要留大规模的军队,以减少朝廷的供应和维持费用,可这回是灭国大战,不能再藏兵于民了,一个月内,我需要至少两万人马北上,在彭城集结,军械粮草可以由朝廷供应,但是人必须来,穆之,做得到吗?”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张家,沈家这些家族如果肯带头来援,那两万义军,问题不大,只是这名份…………”
刘裕微微一笑:“就以募兵的名义先来,让他们按家族和乡里为单位单独成军,不要跟北府军混在一起,先负责侧翼防守和粮道保证的任务,等真要打大战了,再用不迟。沈氏家兵有不少曾经是出身于天师道,战斗力非常强,上次建义时也曾经在江乘血战中打败过荆州兵马,我相信,关键时候,能用得上。”
刘穆之笑了起来,看向了王妙音:“看来你的裕哥哥早就想好了,那这回,谢家或者是王家,能助一臂之力吗?要是能有你们带头,那起码能多出三万军队,一百万石粮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