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二十章 你們是不是演我? 【二合一】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莽莽大山,峰何止百座,横何止千里,纵何止万仞。
但仅仅是因为山脉之下某处,埋葬着一具五百年前的尸体,便整个被魔气浸染成为了一处恐怖所在。
这般存在,即使是出身自始魔之地的药师魔,也要为之敬畏。
食恐王带着药师魔绕过祭坛,一路沿山壁飞掠,很快便听到了隆隆如雷鸣般的声响。那是前方山体一条滚滚坠落的瀑布,自高山峰顶飞流直下,宽阔无比。
食恐王径直上前,将手一挥,瀑布随即好似开门一般分至两边,露出一道缝隙,接着便一头扎了进去。
所谓,翻山过林开水帘,水帘之后有洞天。
瀑布之后是一片漆黑幽深的甬道,食恐王轻车熟路地挺进。药师魔与它一道,感受到周围魔气愈发森然,也情知自己距离目标已越来越近。
当来到甬道尽头,前方一线幽光传来,而后豁然开朗。即使曾经来过一次,药师魔也不禁为之惊叹。
前方是一片极为开阔的所在,几乎掏空了一座山峰的腹部,才开掘了如此一座宏大的墓穴。
而这墓**却十分空旷,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陪葬或是装饰,只有一座长宽都近乎无边无际的高台!
虽是墓穴却没有棺椁,只有这一座高台。高台中央摆放着那具魔躯,相当随意。
由此也不难看出当年那位魔道巨擘的性情。
只是此时高台上的魔躯,却不像是一具人类的尸身,而是足有数百丈高大,即使躺下看起来也像一座连绵的矮山,看不清全貌。
药师魔大概能猜到为何如此。
当一个人类体修在世时,他的力量会受到自身压制。可当他死后,这肉身越来越控制不住那庞大的力量,便会反过来被力量影响,最常见的就是逐渐膨胀。
只是膨胀到这个程度的……也是前无古人。
“去吧。”食恐王朝这具尸身一伸手。
示意药师魔可以为所欲为。
药师魔手脚麻利地飞身上去,取出那道蕴藏无上玄奇的复生大药。
所谓复生,当然不是真的令人复活。他能够唤醒的,只是这具“肉身”。对于这具千古第一魔躯来说,也只需要肉身。
这么多年过去,这具肉身依旧栩栩如生,仿佛只是醉倒在此随意小憩片刻,不时就将醒来。
周身浓重的魔威,仍是能够令凡人望见一眼便要晕厥。
药师魔上前将那复生大药自魔躯鼻孔投入,接着便又朝食恐王飞掠回来。
轰——
谁知还没等他飞远,整片山窟之中忽的剧烈一震!
仿佛是地龙翻身、又好似长鲸吐水,一阵无形的涟漪泛开,巨大的气浪将药师魔一下掀飞凌空翻了好几个跟头!
而这。
仅仅是那具魔躯的第一声心跳。
……
轰!
剧烈的震动同样波及到了整座恐怖山谷,正在向山谷中央进发的李楚一行人也为之一惊。
“怎么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杜兰客莫非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口,只觉心跳无端地加快了许多。
“我也是。”
木蓝也以手抚胸,心生惊悸。
“我看看咱们跳的是不是一样快……”老杜一脸严谨地伸出手去。
“滚。”木蓝一脸认真地骂。
“好。”老杜一脸郑重地点头。
在这凝重的气氛下……
李楚也产生到了些许的危机感,只是他的感觉更加直观,似乎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山中出生了。
或者是复活?
他想到了那具传说中的千古第一魔躯,莫非那些魔物已经达成了目的了不成?
若果真是那具曾经天下无敌的肉身复生,那必须得小心行事了,毕竟那是仅凭肉身足以媲美四象的绝顶存在。
正在这时,木蓝忽然又伸出手一指前方,“那是一座祭坛?”
原来三人这一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前进得很快,已然可以望见食恐王的祭坛所在。
“师傅,咱们还要过去吗?”老杜有些恐慌。
李楚也稍有犹豫,此行的目的是要调查扶荒魔躯的情况,如果魔躯已经被复生,那再上前去不过是徒增危险,太不稳妥。
可又不能仅靠臆测断定。
周遭开始响起成片的厉鬼尖叫,风声中满是凄厉的号哭,似乎是山谷中的无数鬼物察觉到了危险,正在四散奔逃。
思忖片刻,李楚道:“你们待在此处不要走动……”
“嗯?”老杜一下子支棱起耳朵,敏锐地嗅到了伦理哏的味道。
但李楚没有去买橘子,而是道:“我独自上前去察看一下,前方太过危险,你们就别跟来了。但是此时下山也容易撞上大批的鬼物,所以还是暂且不要妄动。”
“师傅……”老杜一时满心愧疚,“弟子无用,帮不上你的忙……”
“没事。”李楚云淡风轻地说道:“早习惯了。”
说罢,转身去往祭坛方向。
“额……”老杜怔了怔,自语道:“这算是安慰吗……”
“你就当它是吧。”
木蓝姑娘在一旁道。
……
“我……是谁?”
巨大的躯体半坐起来,近似山岳,几乎触及了山腹的顶端,稍一起身,就要顶破这片空间了。
“啊……”
药师魔激动的眼中异彩连连。
自己终于亲手唤醒了这尊魔神,虽然只有一刻钟,但……一刻值千金。
他对于复生魔药的理解远胜旁人,知道此时的扶荒魔躯正处于一个蒙昧原始的状态。若论肉身的完善程度,是胜过那些行尸的。但要论灵智的恢复程度,还不一定有那些行尸高。
毕竟那些行尸最多去世三五年,而这尊魔躯的意识已经消散五百年了。
而想要控制这具魔躯,就要在这时候给予引导。在他睁开眼之前,将操纵的念头植入他脑海之中。
“你是我的朋友……”药师魔悬空飞到魔躯的耳边,循循诱导,“是我将你唤醒的……”
“朋友……”魔躯始终闭着眼,似乎无意识地重复着,“唤醒……”
“没错,我是你的好朋友,不计一切代价地唤醒了你。而你……也应该帮我的忙……”
因为这魔躯复苏,外界一时间群山动乱、神鬼不宁。
但这山窟之内,反倒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良久之后,魔躯才缓缓睁开眼。
“我的……朋友……”
呼——
魔躯睁开了眼睛。
药师魔看着扶荒魔躯的样子,这当年的大魔头样貌倒是没甚出奇,看上去就是个粗犷的汉子,唯一醒目的点在于他是一个独眼。
没错,扶荒魔躯只有一只眼珠。
这沉寂了五百年的第一缕目光,浑浊中带着慑人的威压,甚至连药师魔自己都双腿一软,忍不住想退避三舍。
可他还是顶住了压力,内心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
亡者复生后的第一道目光极为重要,这个时候看到的谁,本能里就会对谁的印象深刻,将是控制魔躯的关键。
果然,魔躯没有对他流露出任何敌意,甚至带有些许的信任。
“你这次能够觉醒的时间非常短暂,这里很危险,所以你得随我去另外一个地方。”药师魔干脆壮着胆子落在魔躯的肩头,对着他的耳廓说道。
“另一个地方……”
扶荒魔躯就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本能地重复着药师魔的话,并随着命令站起身来。
轰——
可是他只站到一半,头就撞上了山窟的顶部。
“嗯?”
扶荒魔躯眉头一簇。
下一秒,他猛地抬身,向上一纵!
轰嘭嘭嘭——
这庞然的身躯径直撞破了半边山壁,破空而出!声势震撼远天!响彻千里!
踏破云山几万重!
……
此时李楚正沿着食恐王的祭坛向前,忽地听闻惊雷炸响,见到山壁崩塌,一道庞然大物的身影自瀑布后窜出,并凌空一个翻滚,卷起了赫赫的风雷。
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
假如再配上一首猴王初问世的背景音乐,就更完美了……
破山而出的扶荒魔躯,带着骇世的威压,悬空俯瞰下方的恐怖山谷。还有他肩上的药师魔,以及尾随其后的食恐王……
三个人、五只眼。
忽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在那荒草乱石的山间,赫然站着一道帅绝人寰的身影,是那么耀眼……那么醒目……那么出尘……
站在巨人肩头的药师魔下意识的浑身一抖,此时他对小道士的恐惧已然成为了肌肉记忆。
而食恐王也忍不住心生忌惮,因为它先前所见的出剑者就是此人!
其实李楚也不希望引起他们注意。
但又没办法,有的人的存在就像太阳,怎样都无法被忽略。
于是他干脆昂首挺胸,目光平静的与那魔躯对视。可是这仔细一看,他又突然觉得这具魔躯有些熟悉……
似乎先前在那三齐镇上沈家庄园,那颗成精的眼珠曾经召唤一道强大虚影……自己挥剑与那虚影的一拳对撞,它竟然能在自己的五丝灵力之下坚持整整半秒钟——算是生平罕见之强敌。
此时再看看这魔躯的独眼……
莫非那道成精的眼珠就是他的不成?
若是肉身主人强悍如斯,身体某部位单独成精的概率倒是大了不少。
看样子,这具魔躯身上似乎也只有一颗眼珠成精了,起码别的暴露在外的部分都没有缺少……
而那魔躯的独眼也倒映着李楚身形,浑浊的目光似乎更加混乱了,不知是本能中又想起了什么还是感受到了什么异样的气息……
而药师魔。
他在最初的心里咯噔之后,却又冷静了下来。虽然对李楚的恐惧已然深入骨髓,但是越恐惧、越愤怒。
三次被杀、三次受辱,他对李楚的恨意也是超级加倍!
此时扶荒魔躯就在自己身下……可以任由自己为所欲为……虽然快乐时间不会超过一刻钟……
正因如此那更要珍惜!
药师魔双目一凝,恶狠狠地指着李楚,喝道:“我的朋友,他是来阻止你的复活的,杀了他,杀了他就能拥有自由……”
“杀了他……”
扶荒魔躯的独眼中仿佛浮起朦胧的雾气,愈发晦涩难明。
“是啊,快去杀了他……杀了他就没人再阻止你了……”药师魔的声音充满蛊惑。
李楚仗剑而立,眸中也渐渐凝重。
他能感受到这具扶荒魔躯能够带给自己危机感,也能察觉这具魔躯此时状态很奇怪。
若是寻常的敌人,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先下手为强,直接抹除威胁。
但是对待这具魔躯,其危险程度绝不输于当日的玄武,反倒是有些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
李楚看着那再扶荒魔躯的肩头不断蛊惑的药师魔,将这厮除掉还是很有必要的。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二十章 你們是不是演我? 【二合一】鑒賞
虽然不知道他消失之后那魔躯会进入怎样的状态,但总归是消除一部分威胁,于是李楚的指诀迅速拈起……
“杀了他?杀了他……”
扶荒魔躯似乎仍是处于极度的纠结之中,独眼中除了雾气,渐渐卷起风雷,对撞十分激烈。
“没错,杀了他。”药师魔见自己居然指使不动这魔躯,不禁有些急了,喝道:“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轰——
啪!
陡然间,一声轰鸣,而后万籁俱寂。
“……”
场间的人都有些发愣。
那扶荒魔躯紧蹙着眉头,微有怒气,参考他的行为与目光,此时他的内心潜台词应该是……
你在教我做事?
而方才的巨响,便是他在药师魔的百般催促起,横起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左肩。
将药师魔拍了个粉碎。
李楚奇怪地看着这一幕发生,他的指诀才刚刚拈起,到底是拈了个寂寞。
只是……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此时的扶荒魔躯,和当日突然反口吞掉沧海君的二五仔玄武……何其相像。
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像打苍蝇一样随手拍死药师魔之后,扶荒魔躯的怒气似乎稍稍缓解,他的独眼在李楚身上转圜了下,而后忽然一拳打向旁边的夜空。
嘭!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笔趣-第二十章 你們是不是演我? 【二合一】閲讀
喀喇喇——
非常沉闷的一声爆响,之后伴随着隐约间似是镜面碎裂的声音,旁边的空气竟然被他打出了一道波纹式的龟裂!轰然破碎!
而后那扶荒魔躯猛地踏入其中,脚步十分坚定,似是已经找好了去处。
这破碎虚空,是比空间法则更高阶的存在,根本无从追寻他的轨迹,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彻底消失。
而后空中的裂纹又缓缓长好,重新变成平整的一片空间,就像是缓缓愈合的伤口。
那才那短短片刻,这一切风云突变,发生的都是如此突兀又如此混乱,以至于没有人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为什么发生。
一转眼。
场间就只剩下食恐王与李楚,遥遥对立。
诶?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咦。
李楚先前虽然就看见了食恐王,但是主要注意力一直没有放在它身上,毕竟扶荒魔躯太过抢眼。
可此时只剩它一个,李楚可就想起来了。
这货也似曾相识啊。
当初在杭州府,一尊颜色不同、型号近似的邪灵,也给自己提供了不少的经验。
联想到那尊吸取气运的邪灵,再联想到此间吞噬恐惧的传说,李楚一下子串联了起来。
他出声喝问道:“你就是食恐王?”
“额……”食恐王若是人的话,此时该当冷汗直流,它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叫我小王就好了……”
果然是它。
在此间兴风作浪,驱使鬼物制造恐惧,残害入山之人,借此修炼……
李楚缓缓举起纯阳剑,同时心里还忍不住有一丝感激。
至少还有你。
“少侠,有事好商量……”
食恐王忍不住摆摆手,它虽然搞不清楚刚才的状况,但是现在自己显然是头顶危字了啊!
它不禁有些懵。
这事儿与我有什么关系?
明明是别人把鬼子引过来的……
完了现在一个跑去泉水复活了,一个直接崩撤卖溜了……我一个看热闹的,最后是我要死了?
不是。
你们是不是搁这演我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