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興漢使命 愛下-第1561章 天命難違讀書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眼看一场流血冲突即将爆发,突然一支秦国军队出现在山谷里。领军之人,正是坐镇上党的商君。
“李牧上将军什么时候做起了山匪的勾当?”商君问道。
“商君误会了,李牧只不过是奉命追捕逃犯而已。”李牧解释说。
商君冷笑道:“误会?吕氏商行的路引可是赵王签发的,难道李将军认为赵王有意私纵逃犯吗?”
“李牧职责所在,还请商君不要刁难!”李牧说道。
“李将军,你也是明白人。秦赵睦邻友好条约才签订三个月,你就带兵劫掠替秦国奔走的吕氏商行。你说你是为了执行公务,可是吕氏商行拥有赵王签发的路引。有赵王做保,你都不肯放过,你让我怎么想呀?”商君问道。
“若是本将军坚持搜查,你们又当如何?”李牧冷笑道。
“大秦铁骑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场冲突有没有办法避免,就在李将军一念之间了。”商君提醒说。
李牧很纠结。放弃搜查,韩信入秦就没有办法避免;继续搜查,赵国边军就得承担启衅秦军,破坏和约的责任。
这可是没有王命的私自行动,或许赵王可以对李牧网开一面。然而具体执行的校尉,肯定成为替罪羊被开刀问斩。
李牧的犹豫,让带队的校尉李秋百感交集。
“将军,不能放走韩信。我不怕死,我可以扛起启衅秦国的责任!”李秋说道。
“算了,这个时候都没有王命到来,看来是天命难违。”李牧叹道。
“可是走了韩信,将会有多少手足兄弟死在战场上呀!”李秋声嘶力竭地控诉说。
李牧吼道:“李秋,别犯浑了。有秦军在,咱们没有胜算。即便是逃回赵国,也会成为破坏和约的罪魁祸首。你的孩子已经三岁了,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即便是你不怕,身后的数百名将士,也不能背负着耻辱死亡。”
李秋无奈,只得执行了这个无法理解的军令。
李牧很不甘心,可是他已经尽力了。等了半天没有王命,他可不敢拿数百赵军将士的生命进行一场豪赌。
李牧知道,韩信或许有可能成为赵国的心腹大患,也有可能平庸老死。
若有王命,李牧就算是拼得全军覆没也是死得其所。可是他失望了,邯郸城的反应让他不得不放弃。
李牧不愿承担破坏和约的罪名,只得命令拦截的赵军撤退。
吕不韦见状,立即指挥商队与秦军会合。
商君想要拜见刘正,却被吕不韦阻止了。
“西帝不想过早暴露身份。毕竟李牧还没有走远。倘若赵军孤注一掷,那可就麻烦了。一个韩信,不至于让赵军铤而走险。可是西帝的存在,肯定会引起李牧的兴趣。”吕不韦提醒说。
商君闻言,只得命令秦军护卫商队前行。
商队进入上党之后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而是取道河东回了咸阳。
刘正回到咸阳之后,立即召集文武大臣开会。
李斯弄出了十大侠圣的预选名单。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刘正。扫六合而御八荒,最终统率群英征战天河非他莫属。
排在第二位的,就是丞相李斯。总揽全局,谋定而后动,运筹帷幄之间,决胜千里之外。他作为刘正的得力助手,当然有资格获得一席之地。
排在第三位的,就是坐镇上党的商君。人多力量大,关键就在于规则和秩序。他作为制定规则的人,使得官府拥有了清晰可见的行事准则,更让百姓有章可循。可以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排在第四位的,就是吕不韦。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吕不韦建立的商业网点,可以快速的为作战部队提供后勤保障,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要想马儿跑,就得先喂饱。
排在第五位的,就是秦国的水利部长郑国。主持修渠,倘若功成,关中再添新粮仓。
根据丞相李斯估计,预期收益足以支撑两万侠帝持续作战,这就为脱产军队的存在创造了崛起的契机。
排在第六位的,就是白起。杀神出,天下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了六国官场的神经。
特别是长平之战结束之后,白起已经成为了秦国的镇国神器,活着的利刃。
排在第七位的是王翦,他进可攻,退可守。一个人撑起了秦国东南的半壁江山。
排在第八位的,就是蒙恬。击胡三千里,小儿莫敢夜哭。
排在第九位的李信,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李信坐人镇玉门关,秦军威震西域。
排在第十位的就是白山。入蜀三十年,筹粮千万旦。以将军之身牧养地方,完全当得起侠圣之名。
十位预备侠圣新鲜出炉,刘正审阅了一番之后却没有办法用印。
“西帝,有什么问题吗?”李斯诚惶诚恐地问道。
“你的推荐没有问题。问题是名震天下的兵仙韩信来秦,咱们应该如何安置?”刘正问道。
“西帝,韩信入秦,就是无根的浮萍。即便是短时间内生命力旺盛,也无法持久。”李斯说道。
李斯倒是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直接让韩信空降成为第二,给其他九人树起一个标准。
待到最后时刻拿掉韩信,其他人就是感恩戴德。
刘正也觉得李斯的办法好,韩信没有根基,可操作的余地就大得多了。
刘正既可以让韩信上位,也可以随时掐住他的脖子。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韩信原本属于韩国,如今归秦,即便是他再怎么表明心迹,也无法得到秦军的彻底认可。
不管怎样,韩信的品行有硬伤。就算是良禽择木而栖,也得做出心怀旧主的姿态。这样或许是有情有义,可是也会让刘正心存芥蒂,从而在使用的时候趋于保守。
韩信归秦,就是一柄与白起齐名的神兵利器。
然而刘正愿意用白起,却对韩信有所保护。
其实换个角度看,韩信没有根基,即便是身居高位,也不会对秦国有任何的归宿感。白起就不一样了,白家在秦国是大族,又在关中扎根。
假如说韩信追求的是建功立业的话,白起就是名符其实的保家卫国。这样一来,用谁更放心就一目了然了。
只是韩信的能力国士无双,用他的好处让刘正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一个韩信可抵百万雄师,这样的说法绝对没有任何的水分。
秦国进入新一轮的战争准备阶段,关于韩信的任命也提上了议事日程。
刘正让李斯在蓝田大营垒起了一座高台。台高8888丈,方圆888米。
在通往高台的路上,是一丈一级的台阶。
高台附近的营地之中,刘正沐浴斋戒,等待登台拜将的时刻到来。
刘正营帐的旁边,韩信也在军中将士的帮助之下进入了斋戒程序。
高台四周,三万秦军已经按照计划进入了指定区域,等待着新的统帅号令。
韩信似乎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
要知道秦国自从奖励耕战以来,所有升职的将军都是在战场上一刀一刀杀出来的。再看准备登台接受任命的韩信,入秦之后寸功未立,却索要一人之下的位置。
谁也没有提醒韩信,没有根基的位置,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一有风吹草动就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