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ptt-第2584節 領隊分享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安格尔炼制桌面时,并没有做任何遮掩,因为这严格来说,不算是炼金。就是通过热融来塑形,而且还是塑一个很没有难度的讲桌,任何一个巫师都能做到。
至于说刻绘魔纹,更没必要遮掩,毕竟这是一门自带加密的技术。
安格尔这边炼制的如火如荼,而另一边,众人却是各有心思。
最没有他念的,大概只有卡艾尔,他自顾自的在地下教堂里游荡,遗迹的旅行者之名,不会因为这里烟火气而消失。刨除可能存在的魔能阵外,这座地下教堂本身也有颇多值得研究的古代痕迹。
精彩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第2584節 領隊展示
多克斯则是懒洋洋的靠坐在二楼的围栏上,半只脚在空中悠闲的荡着,手里拿着一壶黑莓酒,一边饮酒一边望着领台上的安格尔,看似无念,但神色中不停变化的忖度,就可知他的心猿,其实早就不知跑向了何方。
瓦伊则是坐在领台下方的长椅上,看似在低头默祷。实际上,却是通过血脉的联系,在心中与黑伯爵悄然交流着。
“大人……”唤出敬称后,瓦伊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着措辞:“我,我们这次探索的地方,真的与我们诺亚一族有关吗?”
一阵冷哼在瓦伊心念中回响:“在我面前也想隐藏心思?你心里最想问的是,我刚才在桌面上到底看到了什么吧?”
瓦伊有些喏喏道:“我这不担心是隐秘,不好意思问么。”
黑伯爵在沉默了片刻后,才传声道:“我先回答你最初提出的问题吧,这次的探索,也我们诺亚一族有没有关系,我现在无法确定,但概率很大。如果能联系到真身,或者至少三个器官以上,我的预感应该可以得出一个肯定的回答,只是……”
黑伯爵未尽之言,瓦伊自然明白。不久前超维巫师与自家大人的言语交锋,此时还历历在目。
“我虽然不知道答案,但那小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否则,安格尔就不可能提出,让他不能与其他器官联系,也不能与真身联系这个要求。
瓦伊:“超维巫师大概是预见到了什么吧?”
黑伯爵:“这些都不重要,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他提出的要求,却已经默认了,这次遗迹的探索,绝对绕不开诺亚一族。”
当然,这依旧无法让黑伯爵确定,遗迹就一定与诺亚一族相关。或许诺亚一族的先辈和这个遗迹有些关联,但不一定就是诺亚一族的遗迹。
毕竟,当年的诺亚一族,不是什么大家族,也应该没有达到奈落城的核心阶层。
阶层不同,接触到的事物也不同。诺亚一族的先辈不见得能接触到地下迷宫,更遑论还是里面的官方机构。
正因为有这种不同方面的考虑,才让黑伯爵不敢妄下结论。
同时,也让黑伯爵忍不住在心中对安格尔再次骂咧了一顿,要不是安格尔提出的那个该死的要求,他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黑伯爵没有在骂出声,但瓦伊作为同血脉的心灵交流者,却听得一清二楚。
瓦伊虽然内心偏向诺亚一族,但作为安格尔的新晋小迷弟,还是忍不住打断了黑伯爵的骂骂咧咧。
当然,用的是正当的理由。
“大人,那桌面上的字符,真的有与我们诺亚一族的事迹?”
黑伯爵:“当然有,不过,不是什么事迹。而是提到了一个人,而那人是我们诺亚一族的先辈。而且,是族谱里事迹记载最少,也最神秘的一位先辈。”
“大人说的是……”瓦伊也是诺亚一族成员,自然记忆过族谱,黑伯爵一提点,他脑海里立刻蹦出了个名字。
黑伯爵:“嗯,是他。”
得到黑伯爵确认后,瓦伊在一阵沉默后,情绪倏地高昂起来了,要知道,他本身是不愿意来探索什么遗迹的,比起这种外出行动,他更喜欢宅着。
但现在确定,这里的遗迹说不定与那位神秘先祖有关,那就不一样了。
瓦伊从小就对那位神秘先辈充满了好奇,这既是童年时对传奇的向往,也是少年时对神秘与未知的歆羡。
这种情绪一直到现在都未曾消失,如今,年少时追逐的“偶像”,猝不及防的用这种方式闯入他的思绪,他怎能不兴奋。
“大人,那些魔神教徒是如何说……他的?”
黑伯爵:“没有任何其他描述,只是将他的名字记录在上,还用了代表着重看待的字符。或许,我们这位先辈,在当年发生的事件里,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
但,万年的时光飞逝,那些过往的真相,早已埋没在了历史之中。
哪怕是诺亚一族,也不知道当初的奈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能知道当初真相的,或许只有野蛮洞窟的那位神秘书老吧。
可惜,这位书老连野蛮洞窟自己人都很难见着,更别说外人。
在静默的感慨中,时间也在流逝。
当他们从忖度之中重新回过神的时候,安格尔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道心灵系带自安格尔的身上散开,连上众人。
“已经好了?”没等安格尔开口,多克斯便率先问道。
安格尔:“应该差不多了,现在就看最后的结果了。”
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将放在旁边的“讲桌”拿了起来,这一举动立刻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安格尔见众人好奇的看着讲桌,也不在意,直接示意众人随意。下一秒,精神力便肆无忌惮的在讲桌上来来回回。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84節 領隊展示
可除了黑伯爵外,其他人大概也就认识安格尔复刻讲桌所用的材料。
而黑伯爵虽然能认出不少魔纹,包括立体魔纹,但魔纹的组合排列就是一种脑力与算力并行的密码,他也只能勉强看出何处激活,何处供给能量,其余的依旧是懵逼的。
“桌面和原本讲桌的桌面材料一致,主控魔纹应该也一致。”在众人观察的时候,安格尔也随口解释道。
“至于讲桌的立柱,我刚才仔细检查过乌鸦的那把剑,可以确定,那用人面鹰魔血矿所制造的部位,并无任何魔纹。它的作用是通过一种完全负面的能量,抵挡住主控魔纹的能量下坠,避免了魔纹的效果往地下钻。这种方案其实有点极端与浪费,明明完全可以用传灵钻的衍生物来代替的……或许是因为当时人面鹰魔血石便宜?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反正我用来做立柱的就是传灵钻的衍生物。”
传灵钻的类型不同,导致衍生物的类型也相当的多,所以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但不管是哪种类型的衍生物,都有同样的效果,就是阻挡传灵钻内部的能量外流。
所以,安格尔选择了这种便宜的材料,来代替人面鹰魔血矿。
安格尔将自己的选材与为何如此选择都做出了解释,可众人听了也就听了,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
唯独黑伯爵听出了安格尔话中潜藏的意思:“人面鹰魔血矿只是阻挡主控魔纹的能量流向,那按照节点对流法,主控魔纹的能量流向,是该往反方向的。也就是……”
黑伯爵操控石板往上抬,“望”向地下教堂的顶端。
“大人说的没错,如无意外,那些隐匿的魔纹,应该就在尖顶附近。”
这个答案,让黑伯爵心中的情绪有些起伏,要知道,当初是由它去检查的顶部,其他人都只是在各层检查。而那张铭文卡,就是黑伯爵从顶端找到的。
他以为铭文卡就是顶部唯一的超凡痕迹了,结果现在安格尔说,可能所有的答案与真相都在顶端。
偏偏是他检查的地方。
其他人倒是没有多想,倒是黑伯爵自己心中有些别扭。
“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了,剩下的就是试验它的效果了。”安格尔话毕,将讲桌插入地上的凹槽,不过并没有立刻激活主控魔纹,而是看向了……瓦伊。
“我也不知道激活魔纹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如果发生了一些意外,你操控大地之力,保护一下在地道里的那些普通人。”
瓦伊没想到,自己会被第一个“委以重任”,果然超维巫师对他是看重的!
瓦伊丝毫没有犹豫,直接点头:“大人放心,我保证他们安全无恙。”
紧接着,安格尔看向卡艾尔……以及多克斯。
还没等安格尔开口说话,多克斯便道:“保护了人,你现在是不是想让我们来保护他们的物资?别想!”
“不愧是多克斯。”安格尔笑眯眯道,这也意味着多克斯又说对了,安格尔的确有让多克斯与卡艾尔保护物资的想法。
多克斯:“果然是这样,对这些普通人其实没必要如此尽心尽力。”
多克斯有多克斯的想法,安格尔也有自己的想法。
超凡的归超凡,普通人的生活,除非触碰了他的底线,否则他都不愿意刻意去破坏。更何况,他们才是闯入者,而英雄小队的人反倒帮了他们很大的忙。
正因此,安格尔才会安排好善后的工作。
“反正别想,我才不会保护这些破烂!”
安格尔默默的看了眼多克斯手中的黑莓酒瓶。
多克斯见状,立刻想要将酒瓶丢掉,但里面还有一大半酒,作为爱酒之人,实在舍不得。
迟疑了片刻,多克斯道:“除了酒,其他都是破烂。”
安格尔:“……”这算是能屈能伸吗?
安格尔:“我不是和你商量,这是我派发给你的任务。”
顿了顿,安格尔再次重复了一遍:“作为领队,派发给你的任务。”
多克斯深深吸了一口气:“行,这次听你的。不过我的预感告诉我,激活魔能阵不会对地下教堂造成多大破坏。”
其实不用预感,通过逻辑判断也能推断:如果开启这里的魔能阵会有大动静,那当时那些魔神教徒还敢在这里建立教堂?
不过,时光悠悠,现在不比当年,安格尔作为后来的复刻者,从选材和复刻,都是有一定差别的,这就属于变量。
有变量,就要考虑出现变量的后果。哪怕,这个变量出现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
更何况,时光的伟力也是一种最大的变量。
所以,安格尔就算有推断,还是要做好所有安排。
多克斯都同意了,卡艾尔怎么可能拒绝。安排好他们的任务后,安格尔则看向了黑伯爵。
“大人要做的很简单,激活主控魔纹,并且持续的向里面输入魔力。”
黑伯爵:“不能用魔晶?”
安格尔摇摇头:“虽然之前我说过,魔纹只是隐匿了,但它还存在。可存在是存在,但是否完整却又是另一回事。毕竟,时间过了如此之久,假如某个魔纹出现了不完整的情况,我会立刻补上。”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需要大人来控制魔力输入了。既不能让魔能阵出现崩溃,也要根据我修复魔纹的进度与速度,来保持魔力的流经量度。”
“这个任务,只能大人来完成。”
听完安格尔的话,黑伯爵倒是对安格尔更高看了些,他是真的在考虑万全之法。居然连激活魔能阵后,可能出现魔纹丢失需要续补的情况,他都考虑到了。
而且,安排的任务也算是合理。
虽然关照普通人的情况,黑伯爵也有些嗤之以鼻,但至少给了每个人事做。不至于来了一趟,纯粹是走过场。
真正困难的任务,还是他与安格尔两人的任务。
当然,黑伯爵的任务对经验与阅历都丰富的他,不算什么。但如果换其他人,哪怕是多克斯,都无法胜任。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牧狐-第2584節 領隊讀書
至于安格尔的任务,一旦真的出现状况,将比黑伯爵的任务更难。
黑伯爵:“可以,这个任务交给我。”
顿了顿,黑伯爵难得说了一句题外话,而且还是夸赞之语:“你这个领队,倒是做的不错。”
“只要队员能全力配合,我会做的更好。”安格尔意有所指道。
“你可别得寸进尺。”黑伯爵虽然是在说威胁的话,但语调却是很轻松,显然并没有真的生气。
这也算是黑伯爵对安格尔另眼相待的一种体现。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584節 領隊閲讀
“大人千万别误会,我可什么都没说。”安格尔做完无辜状,表情重新恢复平静:“正事之外的话,就先到此为止。”
“大人,现在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