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y0h精品都市言情 1625冰封帝國-第八十四章 世紀謀劃之八:最終幻想(5)牛仔、女人和船員展示-pc4xw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下面,你应该说出你对欧洲诸国上层人物齐聚瑞士的看法了吧”
“是的,阁下。我长期待在地中海,对于沿岸诸国的事务略知一二,这一次他们能抛弃教派纠纷,齐聚瑞士,加上那之后热那亚撤去了封锁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舰队,只能是一个原因”
“哦?”
“基督教世界与天方教世界达成一致,或者是短暂的协议,而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新近冒出来的大夏”
“嗯,有道理,不过我大夏在欧洲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啊,我的麾下本就有一支信仰基督教的部落,俄罗斯人、瑞典人、波兰人、立陶宛人在莫斯科反复绞杀,那里的人早就跑得差不多了,而实际掌控明斯克的大贵族又在书面上让出了明斯克绝大多数城堡”
穿越之寻爱月
哥命多异世浮生录
“我大夏并没有在附近多做屠戮,所到之处秋毫无犯,丝毫没有多年前匈奴人、蒙古人的行径,怎会让势同水火的天主教、新教教徒联合起来对付我国?还与他们的世仇奥斯曼人联合起来?我实在想不通”
“呵呵”,爱德蒙笑了起来,“就是因为这样,您的国度才让人胆寒,您想啊,若您的国度还是像以前的匈奴人、蒙古人那样不问青红皂白乱杀一通,欧洲人虽然憎恨,不过却能同仇敌忾,假以时日,终究能将他们驱逐出去,历史便证明了这一点”
“而您的国度,不仅有着自己独特的信仰,而且在科技文化上大幅领先欧洲诸国,你知道吗?”
“哦?”
“欧洲诸国都设置了科学院,那里面的人如今都以能拿到贵国大学里的数学、物理学教材原本为荣,可惜的是,以我所知,他们能眼下只弄到了你们次一级学校的教材,饶是如此,他们都兴奋不已”
“还有,眼下欧洲上层人物中的年轻一辈,无论男女,都以修习中文为荣,为的就是了解你们的文化,你们的科技,眼下你们设在柏林的公使馆已经成了整个欧洲最热闹的地方,你刚才说能救出索菲亚,我仔细一想,可不是吗,你们的人在全欧洲都深受欢迎,救出索菲亚也不是稀奇事”
“那为何欧洲人对我国如此提防?”
“呵呵,不瞒阁下,我就是出自南特大学,学过天文学和数学,自然知道上层人物们的想法,在大夏国出现前,欧洲人的足迹已经遍及整个世界,也了解了整个世界,在他们看来,假以时日,欧洲人迟早要统治整个世界”
“那什么奥斯曼,衰败是迟早的事,根本不是大敌,但大夏的出现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已经达到让他们怀疑上帝的存在了”
“你们在欧洲扶持了罗马尼亚、乌克兰、明斯克三大公国的成立,又大幅削弱了俄罗斯和克里米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们还未尽全力,若是全力以赴,将整个欧洲拿下也不是难事,这才是他们最害怕的”
“因为你们与以前的匈奴人、蒙古人,甚至奥斯曼人都不同,他们有的只是骑射,身后则代表着已经没落的、愚陋的文化,完全没有前途,你们则不同,一个文化、科技高度发达的国度,还是异教徒,再加上加强版的骑射,自然会让整个欧洲感到颤抖”
这些事情,尼堪自然想过,不过从一个落魄的法国贵族嘴里说出来完全不一样。
一时,他有些恍惚了。
“自己的步伐是否迈得太快,让整个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们?”
最后他还是释然了,与以前的蒙古人相比,自己已经很保守了,管他呢,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在接下里的几日里,他又骑马连带着坐船,几乎走遍了整个阿布凯群岛,愈发坚定了将此地建设成经略大西洋西岸美洲之地核心基地的想法。
末日挣扎 炼风
此地虽然湿冷,不过终年气温都在零度以上,何况,在西风的吹拂下,湿度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别的不说,比新海参崴岛(奇洛埃岛)就要强一些。
这里处在大西洋的西风带上,位于南美洲与非洲之间,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正如爱德蒙所说,完全可以乘着强劲的西风以及漂流带快速抵达非洲。
整个南美洲都缺乏煤炭资源,不过此岛却是一个例外,如此好的地方岂能辜负了?
何况此地附近鲸类众多,眼下大夏国虽然已经进入蒸汽时代了,不过蒸汽机需要的润滑油还是用的动物油脂,对于鲸油的需求量很大,何况在蜡烛、香皂、香脂等物资上也有大量的需求,这次随着船队过来的船只就有专门的捕鲸船。
再者,这几日,在岛上还发现了铁矿,完全可以自成体系。
当然了,与他下一步目标,后世巴西以阿雷格里港为中心的南里奥格兰德州相比自然差多了,不过在茫茫大洋上,有这么一处宝地作为前进基地,还是相当不错的。
这几日,他的人已经将正式的码头建了起来,加上能够居住五百人的房舍,一处中等规模的前进基地已经牢不可破了。
这一日,他在阿布凯留下了五百人以及一艘游隼号、两艘雨燕号,剩下的船只全部带上了。
船队再次出发了。
目标,东方港(里奥格兰德港)。
在南半球的三十度到六十度之间,盛行西风,此时的船队已经装满了褐煤,不过有西风,便可以利用侧风以最快速度前进。
而在接近东方港时,又是东南信风控制的地带,全程顺风,五千里的里程,六日功夫便到了。
由于没有使用蒸汽机,爱德蒙的小甜甜号勉强跟上了大队的步伐。
……
南里奥格兰德州,后世巴西最南端的州,与乌拉圭紧紧相连,总面积超过三十万平方公里,以农业、牧业著称,其纬度介乎二十七度与三十二度之间,气候类似于中国长江流域,不过平均温度却操持在二十度左右,气候条件远好于长江流域。
中部一座帕图斯山横贯东西,将整个州分成南北两个部分,北面大多是高原牧场,南面则是肥沃的农地。
当然了,在眼下的时节,西班牙人还在阿根廷、巴拉圭一带盘踞,巴西的葡萄牙人想要开发这块土地还要等到几十年以后。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一个土人部落,卡拉约,是他们的名字,以渔猎、采集为主,生性凶悍,得到其它部落的俘虏后,往往会吃掉他们的头,故此得了一个“食头族”的名称。
虽然欧洲人的注意力尚未放到这里,不过彼等在南美洲殖民一百多年后,在整个大陆留下了大量的混血后代——高乔人。
来自欧洲本土以及二代白人依旧在乌拉圭河以西经营,并不妨碍高乔人已经深入到乌拉圭和南里奥格兰德州(这个名字太拗口,卡拉约人称呼自己所在的地方为帕图斯,以下便简称为帕图斯,就是尼堪心目中的东方省)游牧。
是的,这些高乔人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并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更加臭名昭著的是,他们的母亲可能同时为好几个不同的白人生下后代,整个南美洲的“民族”就是这么来的。
卡拉约人虽然凶悍,不过当遇到骑着马,拿着火枪以及长剑的高乔人就不够看了,故此,原本这些卡拉约人有不少居住在靠近帕图斯湖的地方,因为那里水不深,而且渔产丰富,不过欧洲殖民者出现后,他们立即退向了内陆。
但已经学会放牧和骑马的高乔人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学会了一宗生意。
女人。
卡拉约人中的女人似乎并没有羞耻之心,对来自欧洲的男人是来者不拒,而部落里的男人们也只是略微感到有些屈辱,但也无能为力。
桑丘,就是其中一个高乔人,原本他是在巴拉圭协助西班牙人捕捉卡拉约人,然后强迫他们种地、开矿的,几年前,他无意中越过了乌拉圭河,见到了人口众多的卡拉约人,以及广袤的牧场。
于是,他放弃了作为西班牙人监工的角色,约了大约十名同为高乔人的牧户同他一起来到了帕图斯。
最后,他来到了后世里奥格兰德港口,在那里发现了商机。
女人。
从南美洲东海岸北上的西班牙船只会在此地临时停靠,一来上岸补给,二来嘛,就是为了女人。
女人的生意是一个叫做阿罗约的六十多岁的西班牙老水手的,他手下也有十几个高乔人,据说这些人都是他的儿子——谁知道他是如何辨识出来的。
里奥格兰德港的生意已经有人做了,桑丘便将目光投向了帕图斯湖的北边,后世阿雷格里港附近,那里更加隐蔽,更加安静,更适合做女人的生意,何况此地盛行东南信风,船只一日功夫就能抵达那里。
为了吸引客户,桑丘专门从北部高原草原劫掠卡拉约女人,还多半是生得好看的年轻女人。
如此一来,他成功地将阿罗约的生意夺走了一半。
卡拉约人的核心部落就在后世圣玛丽亚城一带,我等暂时称呼此地为帕图斯,在帕图斯到阿雷格里港的道路上,桑丘等五骑每人身前横躺着一个女人,都是不久前从帕图斯附近的原野里进行野外采集的女人中抢来的。
因为,在阿雷格里港,他手下的卡拉约女人大多数怀孕了,继续补充新鲜血液。
桑丘一行五骑行走在雅库伊河北岸,该河一直通到阿雷格里港,前面五十里就是改港了!
阿雷格里港。
此时自然还没有这个名字,只是一个桑丘建起了的简易港口,因为阿罗约占据了湖口位置,此时的大多数人都叫她为“后港”,意思是位于帕图斯湖最里面的港口。
金吉尔,是一个桑丘从卡拉约部落抢来的年轻女人。
她今年大约二十出头,土人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年纪也是应有之意,但她在后港已经有了一处单独的茅屋,三年来,她连续生下了三个儿女,与此时的绝大部分情形一样,也与桑丘等人一样,这些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不清楚。
但她却知道自己的家在那里,自己的最亲的人是谁。
杜卡卡,帕图斯卡拉约人的勇士,大约四十岁,他自己知道的年纪,因为他有结绳记事的习惯。
他的女儿金吉尔失踪已经三年了,他自然知道最大的可能是什么,不过这三年来他一直没有去寻找她。
可今年不同了,他另外一个女儿病死了,眼下,帕图斯部落的勇士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他突然想起了金吉尔。
梦回一九九四 本木术
有户农家
这一日,他正在山上打猎,用的还是自己制作的简易弓箭,拿着一杆绑着尖锐石块的“长矛”,虽然装备简陋,不过经验丰富的他还是在帕图斯山猎获了不少野物。
就在他准备下山时,他发现了桑丘他们。
他的瞳孔收缩了。
他决定跟着他们。
于是,就像后世一部非洲大草原上的电影那样,四十岁的杜卡卡孤身一人一支跟踪者桑丘等五骑。
后港。
金吉尔又怀孕了,不过她身边还有三张嘴等着她喂养,于是她决定向管事的人申请接客。
管事的同意了。
因为又来了一艘船,一艘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过来的西班牙船,船长叫恩里克,表面上来自民间,实际上是为秘鲁总督府做事的,他的船上满载着阿根廷的羊皮,巴拉圭的马黛茶以及玻利维亚的银锭。
这可是一个大主顾,不是管事的能得罪的起的。
金吉尔的客人是一个五十多岁,身材矮矮胖胖的马拉加老鳏夫埃米利奥,他以五十多岁的年纪,愿意不辞辛劳地穿越在凶险莫测的大西洋上,为的就是这里的女人。
開飯 吧
多少年了,他不知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多少子女。
到了这里,他老鳏夫就是国王。
而且,他是船上唯一的木匠,加上老资历,还是有几分威望的,他对金吉尔情有独钟。
巴西生产红木,红木还能生产红色染料,像金吉尔这样的女人的茅屋都用染料涂得红红的。
南美洲红屋,是后世葡萄牙、西班牙人最大的耻辱,不过在此时,却并没有人认为有什么不妥。
桑丘、杜卡卡、金吉尔、埃米利奥,注定要在后港(阿雷格里港)聚首。
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