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j1j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討論-第一百三十六章 連鎖反應展示-2y9nr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顾佐正在军营中分派军务,李僾赶来禀告:“老师,直健将军请见。”
见李僾一副沮丧的样子,顾佐一边往外出迎,一边问:“什么事?谁惹你了?”
李僾嘟囔:“两位将军要走了。”
顾佐怔了怔,还想多问,已经见到帐外的直健,于是拱手:“将军来了,恕顾某迎迟,来,请入帐中说话。”
进了中军帐,直健坐立不安,终于还是开口道:“怀仙,郎君让我等撤兵,我们……要回灌江口了。”
顾佐沉默片刻,问:“是天庭下诏了?”
直健摇了摇头:“不知道,康大哥只说让我等撤兵,其他都没说。”
“为什么?”
直健还是摇头,也不知是真不清楚,还是不愿意说。
顾佐又问:“那……我们呢?”
直健道:“怀仙,要不……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护着东唐回东胜神洲,早听说东唐海岛奇妙,也正好去见识见识,做回客,不知怀仙欢迎不欢迎?”
顾佐笑了笑,道:“能和两位将军相识于巫江,顾佐之幸,将军愿意去东唐做客,当真是蓬荜生辉了,哪里有不欢迎之理,等将军去时,必与将军不醉不归!只是,将军可以回,顾佐不能回啊……”
同受天庭调拨而来,灌江口的二郎真君说走就能走,顾佐却只能等旨意,天庭拿二郎真君没有办法,但要想收拾他顾佐,那可就太容易了。
何况就算天庭不处置他,他也无法回去,八仙费了那么大力气将他调到这里,又送装备又给蟠桃,在真武帝君跟前还打了场官司,目的就是要跟峨眉青城开战,这时候跑了,怎么向八仙交代?他还没有这本事可以承受八仙的怒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除了八仙,他还拿了元宝童子的芝马,直接涨了百年修为,真元暴涨十倍,如此赛过蟠桃的好东西,在这种关键时刻由元宝童子交易给自己的,后面是什么意思,显然不言而喻。
吃了别人的嘴短,拿了别人的手软,顾佐如果有得选,或许会考虑接受直健的建议,但眼下,他只能坚持。
灌江口兵马在十朵战云的托举下,自瑶山之顶飞起,腾空而去,顾佐仰头注视着郭申和直健离开,挥手送别。
他看见郭、直二将身边站着个胖子,灵域感知中光茫四射,郭、直和草头神们在他身边如同众星捧月,于是问身边的金蟹将军:“那是何人?”
金蟹将军凝目辨认,道:“似乎是郭太尉,两百年前见过,梅山六兄弟之首,据说有真仙帝君的境界。”
顾佐感慨:“若有灌江口的实力,咱们又岂会坐困于此,毫无腾挪的余地。”
李十二在旁羡慕:“他们有十朵云啊!”
等十朵战云消失在高空之上,旁边的洛君忍不住哼了一声:“还不是跑了?谁都靠不住。”
顾佐笑了笑:“王钦他们很快就会下界,人也不少的,不怕。”
顾佑建议:“要不要回去请安国先生他们前来助拳?他们不是总说有难处大家一起抱团取暖么?现在就是考验他们的时候了。”
三娘子在后道:“洛君不是说了,谁都靠不住,只能靠咱们自己。”
顾佑小心翼翼道:“话虽这么说,总是要告知他们一声吧?否则将来反说咱们不够意思,怪咱们太见外?”
顾佐看了看李十二,李十二当即拒绝:“一去就是好几天,错过了怎么办?自打合道之后,你给我的青岚剑还没开过锋呢。”
李僾忽然怯生生的插了句嘴:“老师,弟子向您请罪。弟子瞒着您做了件事,您可别骂弟子……弟子写了封信给安国先生,请直健将军帮忙捎回去……”
众人脸上都露出一笑容,顾佐也笑骂:“兔崽子,你这是请罪还是请功?老实说,何时结识的安国先生?”
李僾道:“师娘合道闭关的那几个月,安国先生说要写一本风物记,屠师伯不耐接待,便交给了弟子,弟子陪着他老人家在东溪考察了一个月。”
顾佐顿时无语,摇了摇头,既不追究、也不赏功,将此事敷衍过去,于是道:“顾参军,洛长老,劳烦二位请梅鹿子和薛蟒来这里,我问问他们有何打算。”
顾佑去不多时,梅鹿子和薛蟒就被请上了瑶山,见了顾佐,梅鹿子和薛蟒立即询问:“太师,郭、直两位将军为何率众离去?”
草头神撤兵的动静不小,这两位都看得清清楚楚,瞒是瞒不住的,顾佐大大方方告知:“灌江口出了点状况,两位将军率军回援,待事情料理完毕,再举兵前来,共破峨眉青城。”
薛蟒问:“那……何时可归?”
天罡魔劫 铁卷
顾佐道:“短则三五日,长则七八日而已。”
薛蟒又问:“太师有何方略?”
顾佐笑道:“无他,固守待援罢了,三日之内,监军将率援兵而至,峨眉青城狗胆包天,竟敢围攻我天兵大营,冒天下之大不韪,必教其死无葬身之地!我意,请薛道友和梅鹿道友率部向我军大营靠拢,咱们把手指头收回来,拢成拳头,集中兵力办事。”
薛蟒看了看山上顶盔贯甲的众将,金蟹将军、李十二、三娘子、苦桑道人、洛君等等各个虎视眈眈,于是抱拳道:“便按太师的方略办。”
梅鹿子笑道:“都说三军不可无帅,如今太师便是主将,直接下令便可,我等无有不遵。”
顾佐点头嘉慰:“待此间底定,顾某必为二位请功,天庭自有重赏!”
之前,峨眉青城聚兵巫江,顾佐也没闲着,联合了梅鹿子和薛蟒,这两位也早都各自率兵来会,分屯江边,与顾佐本阵呈犄角之势。
梅鹿子回营后,召集麾下议事,把情况一说,部下各个哀叹,痛骂灌江口的有之,抱怨天兵不可靠的有之,甚而提醒梅鹿子不要被顾佐趁机吞并了的有之。
营中一片愁云惨淡,梅鹿子拿不定主意,来到江边,俯看流水,仰望星空,掐指谋算,又起坛摇签,折腾了半宿,终于咬牙:“吩咐下去,全军收拾行装,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