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h95優秀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955章 荒界隱祕展示-97pcy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最后收拾了一个遍……
方正不是公孙简,收拾完还能剩那么多塞牙缝的东西留给别人。
他家大业大,里蜀山、蜀山外加明宗如今都需要他的供养。
总不能只用爱吧……
还是得真材实料的宝贝才行。
所以确保这本来灵气浓郁之地被彻底搬了个空,房间里除了灰尘之外,再不余其他东西留给这些旧人。
方正最后更是用神识清扫了一遍……
确认整个房间再没有半点宝贝,除了格外浓郁的灵气之外再不剩其他。
他这才转身准备出门。
只是脚步才刚刚迈出房门,随即顿住了。
方正惊疑不定的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除了巨大的摆架之外再无其他的宝库,肉眼可见,这里就算是来上一只老鼠,也别想再从这里面抠出些什么东西走了。
但这浓郁的灵气……
方正又踏了回来。
又走出去。
果然,这个房间里的灵气较之外界,浓郁了何止一倍还多?
这房间里还有宝贝,而且还是灵气极其浓郁的宝贝……
方正顿时心头暗暗冷笑,心道看来这些刚刚被我收走的宝贝果然都是遮掩,在这宝库的下面或者暗门里,果然还有别的宝物,荒帝心机果然很大。
如果不是我把这宝库都给搬光了的话,恐怕也察觉不到他的小心机。
发现了荒帝的秘密,方正也不急着走了……
明面上的宝物尚且如此惊人,暗地里,指不定还隐藏着怎样的丰盛……荒界,果然富沃,方正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荒界老想打灵气复苏位面了,实在是侵略他人收获太丰厚了。
只是连我的神识领域都察觉不到。
该不会是唤灵花吧?
方正不期然想起了当初雷九霄送给自己的那套独栋小洋房,里面的暗室里摆满了唤灵花,可自己的神识却根本察觉不到异样……与现在的情形何其相似。
就算如今方正的神识已经升级成为神识领域,能力与范围都扩大了不知凡几,但之前自己还能察觉到些微异样,这回自己竟然半点异样都察觉不到。
倒好像是……
这可难不倒我。
察觉不到里面的异样,还能察觉不到外面的异样么?
方正闭眼,神识领域笼罩整片若大宝库,好似扫描一般,一寸一缕皆不放过。
足足十几分钟的时间。
他睁眼,已是发现在身侧入口处十七米远的那块石板非是实贴,而是中空。
方正走到那石板之前,伸手轻轻按了上去……
随即感觉自己的真元已是随之涌动。
需要灵气开门么?
他将真元输送进入内中。
却全无半点声息。
是需要独特的真元么?
这气息,隐约有些熟悉……
方正眉眼一亮,已是反应过来这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他取过九炼荒砂,将真元透入其中。
然后将九炼荒砂按在那石板上。
一阵机括齿轮转动的声音响起,沿途甚至可以听到似乎还有兵器的摩~擦……是防卫的兵器么?
也就是说如果我强行闯入的话,这内里还会有不少机关等着暗算我,只有使用九炼荒砂,或者说荒神圣骨的气息才能作为钥匙,真正打开这个通道。
看着那石板缓缓向内里打开,露出一条漆黑的暗道。
方正心头颇有些讶异震惊……
要知道,荒神圣骨乃是荒界圣物。
除却祭祀之时外,轻易不可挪动,而且因其独特特性,只是碰触便要被汲取血气生命力。
可这处入口,却需得以荒神圣骨作为钥匙。
也就是说想要开启这道暗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之大,极可能是要让荒帝都牺牲不少的寿元才行。
这里面,很可能隐藏有荒界最大的宝物。
方正心头忍不住嘀咕起来,永夜城被自己毁去,荒帝立即将整个永夜城搬来了此地,然后在未来不知道多少年之后,他们又迁回了原址,并且给永夜城改名为荒夜城。
从这点来看,很可能荒帝将永夜城挪来此地,就是预见到了危机,所以好就近保护此地。
而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段迁址,应该也是确认了此地再无危机,这才迁了回去。
如果真是这样,这里面的宝物之重要,恐怕还要在整个永夜城之上。
方正沉吟了一阵,挥手,九炼荒砂覆在他的身周,宛若一个圆形防护罩,将他保护的密不透风。
他就那么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心头有些微的悸动……
这是探测他人最大秘密时的刺激感。
洞口很狭窄。
仅仅只能容一人通过,而随着方正进入,神识领域亦被完全困于体内,仅仅只能在这通道之内来回游荡,却再没办法感知台面上的景象。
好在神识领域还能使用。
方正隐然有种直觉。
感觉如果换了神识的话,可能连身体的表层都透不出来。
都市纵横之草根天王
而沿途慢慢走着,神识领域细心的探查着周边的情况,漆黑不见半点光源的羊肠小径,两边墙壁湿漉漉潮潮的,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坑洞,洞里闪着幽幽蓝光。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似是某种毒素兵器……
如果不是荒神圣骨的话,可能在我下来的这一刻,这些兵器会立即将我扎成刺猬吧?
方正隐然有种直觉,他感觉这些蓝色可能是比荒人毒血更为可怕的事物,如果沾上,就算是他也会大为受不了。
毕竟一界之底蕴啊。
怎么可能会没有威胁到炼真修士的东西,别的不说,那荒帝能将第一云端制服囚禁,就可见他的本事了。
九炼荒砂已经彻底缩小,覆盖在皮肤表层……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碰触到这些暗器。
方正不确定这些暗器是否含有荒金的特性,他也没兴趣尝试。
走了很久。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前方的道路好像不见尽头,又好像方正走在一条正在无限循环的闭环之中,连神识领域也探不到路的尽头在哪。
四个小时,五个小时。
以方正的脚程,走了至少得有数百里的路径,而这一路更是不停的延伸向下……感觉几乎要走入地心了。
该不会尽头是一片地心火海吧?
方正心头暗暗想着……
又走了两个多小时。
前方,终于豁然开朗。
狭窄的通道猛然间变的亮堂开来。
狭窄的通道,尽头竟是一片辽阔不见尽头的巨大地心空间。
而在空间的尽头,一株巍峨巨树,正在那里缓缓的摇曳着枝叶……无数银白落叶飘落而下……
脚下亦是纯净剔透宛若镜面一般。
方正已是惊呆了。
震惊的看着那前方的巨树,喃喃道:“世界……树?”